吳廣明

一名退休的懲教主任,參與網台節目作為客串嘉賓主持,得來藝名Eddy Sir。為保持中立,在退休後才積極參加民主和普選議題的遊行及活動,更在2012年參加人民力量新東義工。曾是懲教主任,退休才繫顏色絲帶。

昨晚我忽發奇想地寫了一篇有關朱警司事件的看法,這麼夜反應也很好,但似乎我說得未夠清楚。因此,讓很多朋友都覺得有問題,所以,今天再詳細的將事件繼續分析下去。

 

首先,我必須要從公務員退休制度說起,如果香港公務員在2000年(好像是)前入職,都算是長俸公務員,意思是在到達退休年齡,就象徵式申請退休,紀律部隊是四十五歲到五十五歲,一些署長級會因應職務需要,可以工作到五十七歲。可以四十五歲申請退休的是一些舊制員佐級,和用移民理由申請退休的主任級以上。如此類推,文職就加五年計算。

 

退休是有兩個階段,一個是離開崗位的日子,另一個是正式退休的日子,因為很多像我一樣的公務員,會累積相當日數的例假。若果是七十年代入職的,還會將當年的30天事假轉為沉澱式假期(Sinking Balance),到退休的時候,就會加上例假,通常很多主任級而沒有積極放假的,都有接近六個月的例假,再加那30天假期,很多時都像朱警司一樣,放七個月假才退休。放假完畢,就正式成為退休公務員。

 

其實,這兩個退休的日子是有不同的待遇。當你退休前休假的前一天,你要將所有政府有關的證件和配備交回。自那天開始,你就不能用公務員身份去執行職務,但是,你仍然是一個公務員。

 

從朱警司的情況,若果當時這宗事件是由投訴科轉為刑事調查,朱警司就不能退休前休假,是停職,像七警一樣,須等到結果才能批准退休。警察第一步就放生朱警司,交由警察投訴科作投訴調查。這樣的話,他仍然以警察身份作投訴調查,暫時不需要付上任何刑事責任。預計,投訴的調查報告會好離譜,因為要等朱警司先行退休。

 

就算報告表示需要處分,朱警司也會進行上訴,上訴期間,他已經退休了。從正式退休日子開始,他就不需要用警察身份來回應這個投訴報告,又或者他接受所謂處分,就是一封「丟到垃圾桶」的警告信或者是一封申訴的信件。只要沒有刑事成分,他就不會受到影響。

 

當年英國政府考慮很多退休保障,不是為了現在還留下來的港英公務員,而是為了從英國過來工作的公務員,讓他們在退休後仍然得到保障。很多當年的港英官員,在外國還是享用現時的長俸福利。很簡單,公務員的退休金除了離婚的瞻養費和政府交費之外,不可以用任何形式債務來扣除,包括破產。

 

到現在,這個報告還未正式公佈。相信以小弟經驗,結果將如預期。是不是公務員退休之後就可以一了百了?這個當然不是,大家還記得兩位高官,因為房屋福利被告上法庭,一樣要接受法律制裁。而我也有幾位舊同事,都是退休後被追究在職時所犯的刑事罪行。相信,我這樣說,大家就明白朱警司的案件的結果。除非警察部在他退休後,向律政司申請刑事檢控朱警司傷人。這樣的話,他也可以一筆過拿大糧,但每個月的長俸,就要看判決和公務員事務科決定,不是由警察部決定。

 

最後,大家還記得在事件後,途人獲得多次電話,要求撤控,可想而知有足夠證據,只是希望將事件拖到他正式退休為止。其實,以朱警司的例子,在公務員行列都不知發生過多少宗。只是自從曾偉雄做處長之後,大家都關注警察的一舉一動,才找出這麼多劣行。俗一點講「食左就要找數,無老免」的。七警,香港市民正在等你們。

 

按:標題為編者所定。

吳廣明facebook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ages/吳廣明/446491985505509

Share On
Dislike
0
吳廣明     朱經緯     警察     警察暴力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