渾水

財經傳媒人。錯生紙醉金迷時代的偽文青,淪為俗人,炒股為生。閒來拆解常人少理的政治財金佈局為樂。文中見於《蘋果日報》、《新報》和多個網媒

原文刊於六合投資王《社論》

 

政改前,建制陣營統一口徑,官員議員出口術明言政改若不經過,經濟會受影響;出聲一氣的大商家也同聲一氣,先後發聲指政改不過,股市不振。結果,自打嘴巴的「等埋發叔」鬧劇上演了,建制派替泛民擋箭,承擔了政改不過的歷史責任。當初的經濟崩盤論,現在一巴一巴打落自己的臉上,甚為難看和可笑。
 
明眼人也知道,香港的政改就算不通過,經濟也不會大瀉,這些恫嚇從來都只是政治推銷的用語。那是基於客觀現實,股市波動難免,但經濟的影響一定不大。香港是成熟經濟體,GDP的增長和其他成熟經濟體看齊,穩定地在增長;經濟也已達全民就業水平多年,至於庫房更是年年水浸,所以才有資金實力把錢燒在第三跑道和高鐵這些大型項目上。香港的政治經濟問題從不在如何做大個餅上,而是在於如何分餅仔。
 
今次的政改鬧劇無疑令建制派的內部分裂再次加劇,去和留的建制議員背後承著不同的既得利益群再次出現裂口。這個裂口承接著特首選舉時的唐梁之爭,也就是傳統的本土港資財閥和傳統左派土共的新生代勢力之爭。留席投票的是支持港資財閥的中堅分子,包括自由黨眾人。
 
自由黨的盤口是香港商人,代表香港的中產以及商家勢力。上次特首選舉,唐倒梁上的客觀結果是這班商家勢力被清算,既得利益被中資換血的速度加快。最明顯是土地利益,打壓樓價和整頓本地地產商利益是梁振英上場的首要的政治任務,也是唯一一件可以贏到僅餘民望的政績。財閥也知道,在現行的特首選舉制度,他們無辦法選出商家的代言人,因此他們是有經濟誘因支持現行方案。若不放手一博, 他們連代言人的入閘落場的機會也無。
 
今次這場鬧劇的客觀結果不容置疑,就算親建制的報章如何投誠,偷換「場外點票」這些低等概念,離席的建制派的歷史責任是洗脫不掉。性質上親建制的中游分子對建制派失望,自由黨間接從土左勢力手上拿回這班中游分子的支持度。至於泛民也貫徹了投反對票的承諾,選民基礎自然絲毫不損。
 
至於離席的建制派是服從性強的建制第二、三梯隊,他們的政治利益和傳統紅色資本看齊,是較親北京的核心一群。這班議員也不完是豬頭,因為整件事理應有一個更好的處理方法,臨時變陣如此收場,想必當中是出了岔子,而這個岔子一定是事出突發的。至於具體是什麼?除了訴諸陰謀論,公眾是無法知道事實真相。
 
雖然中聯辦親自致電讚揚留席的自由黨,問責離席的建制派,這是一種政治姿態多於一切,是明顯的口不對心。因為維持現在的政治局面,雖然成為了國際問的笑柄以及無法執行基本法中的憲制責任,但從結果論來看,中共依然有利,本地商人勢力被紅色資本慢慢陰乾的局面依然不變。今次政改不過,親建制的本土商家勢力是大感頭痛,因為唯一一個扭轉現況的機會都流失了,只能眼白白看著既得利益被奪。
 
政改是建制派泛民最大的分歧之處,此後立會的政治相關大議題也不多了,理應是會回到民生、社會議題之上。不過,可以肯定的是,這些議題的利益也是偏向紅色勢力以及紅色資本。

今次建制派內部分裂,想必是幕後操盤人的意料之內,尤其是選舉年將近,幕後會必定有算上這一著。地區選舉的致勝關鍵是地區樁腳,這點也是建制派唯一武器,而這些地區樁腳都是落入建制中的土共老左的掌握中,商家勢力的樁腳多都要被借調。今次的分裂,這些樁腳資源調配會更加不均,自由黨可能在區議會選舉上更見不利。由於分裂,幕後操盤人要搶票,最簡單的方法就是移入表面中立的代議士,因此好像謝偉俊之流的人,下屆選舉會越來越多。

原文刊於六合投資王

Share On
Dislike
0
渾水     政改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