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remy張文德

自幼家貧書少讀,但喜歡閱讀和寫作,1988年投稿寫作至今,兩屆文學獎小說組別得獎人。有天發現寫新聞稿比較賺得多,誤墮風塵,因為專業和克制,現為國際公關公司香港區副總裁。

精選提要
自幼家貧書少讀,但喜歡閱讀和寫作,1988年投稿寫作至今,兩屆文學獎小說組別得獎人。有天發現寫新聞稿比較賺得多,誤墮風塵,因為專業和克制,現為國際公關公司香港區副總裁。
精選提要
自幼家貧書少讀,但喜歡閱讀和寫作,1988年投稿寫作至今,兩屆文學獎小說組別得獎人。有天發現寫新聞稿比較賺得多,誤墮風塵,因為專業和克制,現為國際公關公司香港區副總裁。

我不諱言,我正式結過一次婚,不過參與的只有三個人:牧師和我倆。

或許我對婚姻的看法,和大部份人基本上全然不同。結婚是兩個人的事,而不是大聲疾呼,像要公告天下:我嫁得出/我娶到老婆。

母親有跟我說,為什麼不帶回來給我們看?我說:有什麼好看?還不是一個鼻子一雙眼睛一個口一雙耳朵?為什麼要給連帶姐夫呀嫂外甥姪子來公審?為什麼一個原本自由自在的人,因為我,要被人評頭品足?

所以說,我從來不明白什麼是三從四德,戀愛分手結婚離婚,從來都只是兩個文明人私底下解決的事。

所以我更不明白,什麼叫做「婚禮公價人情」!

看到某報章報導,說有什麼籌備婚禮專家,以權威自居,表列現時「去飲」做人情的「公價表」,是真正腦殘。

一個婚禮,要是兩位新人願意公諸於世,邀請家人及摯友,那是何等美事。親友嘛,闔府統請是常事。我家一家十九口,其實我自己也覺得沒有統統邀請的必要。每隔幾年就有這種邀請,是至親的,我會打電話向新人問清楚,是老人家意思還是自己意思。要是聽到有難言之忍,我就盡力游說家人,可以不參與,就無謂難為新人。

所為難為新人,沒有結過婚或結婚太久的人都不會明白,結婚是如何一件勞民傷財而沒有果效的事情。我的意思是:被家人迫令鋪張的當然是苦事,而如果新人是因為要做戲做全套,然後在親朋以外想請不相熟的人,我便覺得很有問題。

為什麼別人要為你的鋪張去break even那個budget?為什麼別人為了看你一張在濟洲島/巴黎/緬甸/澳洲/台灣/日本/美加拍的婚照,而要為你籌錢?為什麼要花人力物力去做一個在婚禮開席時播放的錄像,而要為你籌錢?為什麼別人要為你婚後到峇里/馬爾代夫/墾丁/歐洲渡的蜜月,而要為你籌錢?

老實說,是熟朋友,我當然有我的做法。是不熟的朋友,突然收到紅色炸彈,我便覺得很奇怪:很熟嗎?不是。要我替你高興的, 可以的,但有條件。1)要是餐單有魚翅,我不會出席,人不到禮也不到。恕難從命,除了勞民傷財,你還殘殺生命。2)會否準時八時開席?我試過無數婚宴,八時入席,十時都沒有東西吃。3)可否好吃一點?與及邀請不熟的人的時候,盡量用點精力,將聲色性情相近的人放在一起?

要是三個問題的答案都是yes/yes/yes,我是不介意出席,不過,過往的經驗告訴我:總是要到差不多十一時,借尿遁來落荒而途,因為還有特別腦殘環節:兄弟姐妹上台玩新人,吃糖吃蕉吃水果,又要尶尬在眼罩之內找不到對方,何必呢?

我有一個朋友,結過四次婚。婚禮規模一次比一次大。第一次是香港五星酒店,第二次「升呢」去半島,第三次是蘇梅島,第四次?是北京近郊私人大宅,不過是仿照維多利亞年代,英式花園的宮廷婚宴。

她是我超過三十年的朋友。第一次有一百個朋友到賀,第二次有十多位,第三次是三位,第四次就只有我。

我每次都跟她說:今次又在那裡舉行?我的人情也只是那麼多。

她說:說什麼?我是想你替我高興。

第四次的時候,我收到她給我的商務機票和北京Opposite House套房的coupon,然後翩然出發。

最近收到她的訊息:幫我想想,第五次我應該去那裡做婚禮?我說:Virgin Rocket?明年啟航,但你不要預我。她也沒有虛偽過,四次婚禮,我沒收過我和新(舊)人合照,也沒有看過婚照。

話說回頭,結婚只是一件個人選擇的事,豐儉由人,但切記不要想多。你以為兩脇插刀,其實人出豉油你出雞,何必要為人婚禮開一個雞場?

人情,就只是你對你好朋友的心意。別人要是有企圖有想法,其實你不需趕去淌渾水。時運高睇吾到,眼不見為乾淨。

講完。

Share On
Dislike
4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