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提要
楊穎禧
耶能大學生,在教育學院讀書,因為教院男女比例而終日在花叢生活。閒來喜歡思考信仰、公義等的事,也會關心下社會、寫下文章,扮下文青黎呃下女仔。
精選提要
楊穎禧
耶能大學生,在教育學院讀書,因為教院男女比例而終日在花叢生活。閒來喜歡思考信仰、公義等的事,也會關心下社會、寫下文章,扮下文青黎呃下女仔。

近年本土主義興起的情況實在令人擔憂,擔憂的並不是他們主張勇武抗爭,事實上,筆者也不是「和理非非」的死硬派;令人擔憂的是他們的橫蠻無理、雙重標準、敵我不分、自相矛盾的問題。在此也先旨聲明,筆者並不完全認同支聯會的口號,只是不滿本土派的無理攻擊。

本土派同時認為爭取真普選不應以「建設民主中國」為其中一目標,在本土派當中,有人認為中國有沒有民主與香港爭取真普選並無關係;六四是內地的事,與香港無關1;甚至有人認為中國人不配或者不應享有民主,因為以中國人的質素,他們會強硬地透過他們的「大多數」來瓦解「一國兩制」。

事實上,本土派的「教主」、「皇上」的其中一句口號「打倒共產黨」其實根本就是另一種形式的「結束一黨專政」甚至是「建設民主中國」。支聯會在「建設民主中國」的論述是:「如果中國沒有民主,那共産黨也不會讓香港有民主。」本土派也是基於不承認中共的管治,而「建設民主中國」是在「結束一黨專政」的語境當中,就是透過推動中國的民主,令中共倒台,與「打倒共產黨」其實相似,那為何熱血公民大叫「打倒共產黨」並不是「大中華思想」?這又是不是雙重標準?再者如果本土派認為六四與香港無關,那本土派又為何在六四另起爐灶搞集會與支聯會對抗?本土派若認為六四與香港無關,又另起爐灶搞集會,就是自相矛盾的行為。

民主是普世價值,任何一個國家向民主的方向前進都是好事﹙前題是「真民主」﹚。本土派認為中國不應或者不配有民主實在令人摸不着頭腦。此外,本身想要瓦解一國兩制的是中國共產黨,中共也不是因為有民主政制而打壓香港的普選,即使沒有民主,中共的打壓也如是。無論是「有民主」還是「沒有民主」,要瓦解一國兩制的人都可以在政制上以「大石砸死蟹」的方式瓦解一國兩制。民主本身是並不是簡單的「一人一票」或者是「多數服從少數」,這樣的理解與政府或者是藍絲所提出的「假普選」無異。以美國史丹福大學哲學百科全書對民主的定義為例,民主就是所有持份者都可以公平地參與一些集體決策2。要持份者都能參與,公民質素是不可或缺的,透過公民質素的培養更可避免中國以「多數暴政」強硬瓦解一國兩制。要是本土派堅持中國人不配有民主,那筆者又想問本土派:「香港人又憑什麼應享有民主?」本土派認為多數香港人為「港豬」,那讓「港豬」享有民主也許只會讓香港滅亡。

本土派同時認為,支聯會二十多年來悼念六四的活動並沒有取得成效,只是「左膠」或者是「泛民」式的抗爭,故此應以另一方法悼念六四。但事實上,本土派悼念六四的活動根本就與支聯會的活動在功效上根本無分別。難道本土派認為上年六四完畢後在尖沙咀的行動可以平反六四,又或者有任何功效?難道本土派認為叫打倒共產黨就可以撼動共產政權?即使本土派認為尖沙咀的行動是包括公民抗命的元素在當中 ,那本土派可能不知道的是在每年的六四集會後,學聯和社民連均會以公民抗命的方式遊行至中聯辦。兩者在功效而言並沒有實質的分別,本土派對支聯會的攻擊與自己的行動可謂再一次自相矛盾3

此外,熱血公民領袖黃洋達曾提出,支聯會在六四集會中的口號「建設民主中國」令香港人的焦點轉移至內地的民主政制,再者,支聯會從沒有實質行動支援內地的民主活動,但他們卻以在六四集會中籌錢,這是欺騙市民的行為。支聯會在六四集會中的三十隻字為「釋放民運人士 平反八九民運 追究屠城責任 結束一黨專政 建設民主中國」,「結束一黨專政 建設民主中國」只口號的十二隻字。再者,六四集會的重點並不在「建設民主中國」,而是在「追究屠城責任」上。市民在集會的捐款也主要不是支持支聯會在內地的行動,而是六四集會本身。再者,支聯會也沒有很多實質行動「建設民主中國」,此口號可謂「象徵性」的意義多於實質行動。黃洋達的論述可謂過份放大支聯會的其中一個口號,而基於此而攻擊支聯會實在是敵我不分之為。

令筆者驚訝的是,他們並不只是反對悼念六四,而是用了大量人力物力,為的是要「搞散」維園的支聯會。在情在理,筆者並不認為悼念六四必須要到維園,若有團體認為應以另一種方式悼念六四,甚至是追究屠城責任,筆者也不介意遍地開花。若果有人認為要與中國完全決裂,認為六四與港人無關,那筆者也予以尊重。令筆者費解的是,本土派用那麼多的論述攻擊去維園的人和主辦機構用意何在。若果本土派根據事實評論,攻擊又言之成理,或者針對支聯會的核心問題也罷了,最重要的是,本土派的攻擊與他們本身的論述互相矛盾;筆者更看不出本土派的悼念活動與維園的悼念活動有何分別。若認為支聯會不需「建設民主中國」,大可自行杯葛活動,不必用盡一切方法「搞散」維園的六四悼念活動4。若不是出於累積政治本錢,筆者真的不知道本土派舉辦六四悼念活動的用意何在。

如果真的如此,為了更多人參與自己的活動,為了製造自己的政治本錢更不惜用偽命題攻擊、分化、甚至「搞散」民主派,但自己的行徑卻與他們沒有本質上的分別。從筆者的觀察,只要是我們立場或者行動與本土派有不盡相同的地方,本土派就會把他們打成敵人,「左膠」、甚至是「賣港賊」。然而政治的本身就是透過委協和協商來避免衝突發生。在政治的世界中必須盡量與可委協的人委協,也要分清楚敵人和非敵人。若果本土派認為可以一言堂地認為其他人都必須按自己的方式抗爭,否則便是「左膠」,或者是敵人,那本土派真的是自視過高了。這些唯我獨尊的心態在社運界中實在令人擔憂。

 


  1. 這是「泛」本土派一路以來的論述,也許某些本土組織並無此意。 
  2. Christiano, Tom, “Democracy”, The Stanford Encyclopedia of Philosophy (Spring 2015 Edition), Edward N. Zalta (ed.), URL = <http://plato.stanford.edu/archives/spr2015/entries/democracy/>. 
  3. 在5月31日在由支聯會舉辦的遊行中,本土派以這些論述攻撃支聯會。在本文完成後,筆者得知熱血公民領袖黃洋達在其節目《熱血政治》第400集曾提出過與筆者類似的觀點回應本土派的論述,包括「大家做的事都係沒效果」、「中國不應有民主」、「六四不關香港事」等的觀點。但鑑於黃洋達的觀點只是眾多本土派論述的其中一個論述,而一般本土派的論述卻是筆者在上面提到的論述,故筆者對本土派的評論仍然有效。 
  4. 這是基於熱血時報的節目《大香港早晨》第325集中的主持提出,同時在5月31日由支聯會舉辦的遊行也出理同樣情況。 

作者為信仰百川博客之一:http://faith100.org/author/lingchi

Share On
Dislike
3
六四事件     本土派     支聯會     楊穎禧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