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廣明

一名退休的懲教主任,參與網台節目作為客串嘉賓主持,得來藝名Eddy Sir。為保持中立,在退休後才積極參加民主和普選議題的遊行及活動,更在2012年參加人民力量新東義工。曾是懲教主任,退休才繫顏色絲帶。

人生走過了六十個年頭,經歷過67年左派暴動,89年北京六四事件,2003年的沙士和50萬人上街,到了2014年9月,再遇上雨傘運動,這是最後一件影響我人生的最後一件大事嗎?我真的不能預測。

 

2010年10月,正式離開懲教署的工作崗位,沒有想過參加任何工作,只會在一些醫院,安老院,甚至跟政黨在選舉前做義工,包括香港和海外。後來,因在醫院和安老院做義工影響了個人精神,也拒絕了。利用更多時間陪太太和家人,可以的話,就到處旅行。之前的工作,留在家中陪家人的時間實在太少,就當作補償。

 

2013年開始,當時香港很多人都討論爭取真普選,更發起「和平佔中」的做法。最初我不支持「和平佔中」,也不會參加「和平佔中」的任何行動。我覺得坐在地上被抓不值得,也不會令特區政府給予香港人真普選。加上很多親友是警務人員,怕對他們有所影響,亦怕影響自己的退休生活,不能得到旅遊的方便。所以,基於私心,並沒有參加佔中的所有活動。這個想法就在2014年9月26日晚上完全改變過來。

 

2007年,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確定了香港普選時間表:香港可於2017年普選行政長官,2020年立法會全部議員可由普選產生。香港特區政府表示為落實普選,會充分考慮了市民、社會各界及立法會的意見,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領導的政改諮詢專責小組現正進行政改諮詢。對於普選方法,早於2010年,泛民主派已多次促請政府盡快諮詢。

 

2014年6月10日,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發布《「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自香港主權移交17年以來單方面對「一國兩制、高度自治」作出闡釋,《白皮書》中指出香港社會有人對「一國兩制」方針政策和《基本法》 認識模糊、理解片面。「一國兩制」方針中所指的香港高度自治「限度在中央授予多少權力,香港就享有多少權力」,並指出在「一國兩制」中,兩制僅能「從屬」於一國,特首人選「必須愛國愛港」,特首與立法會普選制度都「必須符合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符合香港實際,兼顧社會各階層利益,體現均衡參與的原則,有利於資本主義發展,特別是要符合香港特別行政區作為直轄於中央人民政府的地方行政區域的法律地位,符合香港基本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有關決定的規定」。『白皮書』是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對國際認可的法律條文《中英聯合聲明》及《基本法》的修訂版,而新的演繹違背了鄧小平的原意,習近平這樣做也違背了國際法精神,將會使國際投資者對香港失去信心,破壞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

 

2014年6月20日起,「和平佔中」與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發起一連10日的6‧22公投,收集市民就2017年特首選舉的意見,有79萬人參與公投。真普選聯盟的「三軌提名」(同時包括「公民提名」、「政黨提名」及「越民主越好」的「提委會提名」)方案獲得最多支持,有33萬票;學聯及學民思潮的「學界方案」(「公民提名」及立法會議員組成之「提委會提名」)則有30萬票。88%投票者(近70萬)認為,如政府方案不能讓選民有真正選擇,立法會應予否決;8%即近6萬投票者認為,在沒法改變中共所設定的提名框架下,立法會民主派議員應暫且擱下己見,讓特首普選方案通過。政府指投票無法律效力,表明「公民提名」在法律、政治和實際操作上的有種種爭議,難以落實;但補充是次公投並非如部份中央官員所言是「非法」行為,強調只是「沒有法律效力」。負責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的鍾庭耀博士形容,近80萬人參與「全民投票」是港人創造的歷史,意見不論對誰有利,都已被表達。

 

2014年8月27日,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李飛就政改決定草案所作的說明中再次強調,行政長官由「愛國愛港」人士擔任的原則,對於「愛國愛港」論,香港大學法律教授陳弘毅認為,「愛國愛港」是一個政治概念,而不是法律概念,又認為香港普選應採用法律上可操作的標準和制度。

 

2014年8月31日,全國人大常委會正式通過決議,為2017年特首普選方法設下框架,封殺「公民提名」、「政黨提名」等所有符合《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同時保障「選舉權」、「被選舉權」及「提名權」的提名方式。提名委員會要必須按照第4任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的規定組成,維持1200人,特首候選人規定是2至3人,每名候選人更須獲得提委會過半數提名,才可以成為正式候選人,門檻為原先1/8選委會委員的4倍;至於提委會各界別的劃分,以及每個界別內由哪些組織可以產生提委會委員,可在本地立法層面處理。同時決議亦規定2016年香港立法會選舉辦法不准修改,必須沿用2012年香港立法會選舉模式,意味一直被泛民主派要求廢除的功能組別議席將全數保留。

 

此決議激發泛民政黨及爭取民主的香港市民強烈不滿,23名泛民立法會議員表明投反對票。建制陣營就指出,落實普選後可以再完善制度,促請落實普選。佔中發起人戴耀廷形容,對話之路已走到盡頭,行動一觸即發,佔中行動會聯同各界展開抗爭。學聯就會發動一波又一波的不合作運動。有評論認為人大常委會以170票全票通過特首普選方法,目的似是想告訴港人,中央政府決意堅定,港人休想作出修改。特首候選人必須獲提委會一半或以上委員的支持,顯示中央在候選人產生的階段,已確保不會有中央不可以接受的人參選,而不是去到最後才拒絕任命港人選出來的特首。

 

全國人大常委會關於2017年香港行政長官選舉制度通過後,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學聯)及學民思潮兩個學生組織於9月22日至9月26日期間發起學界罷課,以抗議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因應康文署將添馬公園租借予廣西社團總會舉辦慶祝國慶65週年活動,大專生第五日(9月26日)的罷課分別移師至添美道及立法會露天廣場舉行。此日同時為學民思潮發起的中學生罷課之日,由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帶領宣讀罷課宣言,接著由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高級講師歐陽偉豪以「議論文的學是學非」為題為罷課生上第一課。大會其後宣布有多達1500名中學生參與罷課,連同放學後加入的人數總共達3000人。

 

2014年9月26日晚上,我只是希望對罷課學生作出一種支援,到了政府總部參加集會。當晚,雙學和一些政團的參加者衝入政總門前的公民廣場。若果我不是老了,相信也會衝進去。當我跑到閘口之後,閘口關了,而警察也開始守著閘門,不得其門而入。但也沒有離開,坐在停車場的路邊,觀察整個發展。當晚我也收到一些親友的電話,並要求我離開,他們生怕我出事被拘捕。其實,從那一剎間開始,我也違背自己的想法—不會被拉的想法。若果我衝進去,亦將會被拘捕。當晚只是太累,回家休息。

 

9月27晚,再到政府總部繼續集會,主要是支持要求釋放所有被捕人士,而我最心痛的是之鋒被捕。當晚,我留到很夜(應該說很早),因為太累,乘通宵巴士離去,在途中更聽到戴教授宣佈「佔領中環」正式啟動。在車上有一種很激動的感覺,但也是想睡醒後再戰。

 

9月28日早上,在電視機鏡頭前,看到警方開始封鎖政府總部一帶,並拘捕一些將音響器材帶入集會現場的人士,而警方的態度像是很不服氣,為什麼佔中可以搞得成的樣子。而我就在中午時分趕赴金鐘現場,準備到政府總部聲援。不過,所有人都不得其門而入,而更加是准出不准入,相信警方稍後會進行拘捕行動。 當時的心情很低落,嘗試從多個入口進入,但也失敗。後來便走到太古廣場,來了一杯高價格,低質素的咖啡,可能是壞心情影響了品嘗咖啡的味道。喝完咖啡,就在金鐘一帶流連了一會,準備再看看情況後,就乘車回家。

 

到了金鐘地鐵站的時候,一種莫名的感覺湧上心頭,也看到很多像我一樣的人在附近地方行來行去,找不著重心。可是,又不想參加一些不喜歡的團體所搞的集會,也抱著失望的心情準備離去。就在這個時候,看到一些政黨的人士從政總出來,往後就開始了長達兩個多月的佔領行動。

 

今天就談到這裡,明天繼續和大家分享在整個佔領行動中的一些點滴。

 

按:標題為編者所定。

吳廣明facebook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ages/吳廣明/446491985505509

Share On
Dislike
0
吳廣明     雨傘運動     罷課     佔領中環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