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廣明

一名退休的懲教主任,參與網台節目作為客串嘉賓主持,得來藝名Eddy Sir。為保持中立,在退休後才積極參加民主和普選議題的遊行及活動,更在2012年參加人民力量新東義工。曾是懲教主任,退休才繫顏色絲帶。

2003年的兩個大經歷,相信香港人一定不能忘記。事實上,沙士所帶來的影響真的很大,也算是對香港經濟的一個很大的衝擊,差不多沒有一位香港人不受影響。在沙士期間,那種蕭條的情況和氣氛,好像走不出困境。事實上,無論走到任何的食肆、娛樂場所,你隨時可以包場,因為沒有人想外出消費,加上淘大事件,更令人感到害怕。那幾個月,香港真的好像停頓下來,外國遊客不來,香港人到外地又沒興趣,用「死城」來形容也不為過。

 

當沙士疫情算是受到控制,或者是後沙士期,市民的消費意欲還未回復,政府也開始動用一些錢來鼓勵消費,很多旅行社舉辦本地旅行團,我也有參加,28元港幣,可到南丫島一天遊,吃一餐。記得那天,我們還是戴著口罩參加旅行。另外,很多旅行社都舉辦一些東南亞平價團,菲律賓三日兩夜,799元全包。我也有參加,真的非常之抵玩,但這些舉措都不能夠讓經濟和市況轉好。

 

很多食肆,包括快餐店,酒樓等,都以平價吸引客人,最記得是美心的公司三文治13元,燒鴨瀨粉只賣十元,酒樓點心大、中、小點都是三元八角,卻未能令生意復甦。就在這個時候,有人建議開放自由行。

 

當初開放自由行,不是太多省市,因為大陸人覺得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來香港消費,確實吸引了一些大陸遊客,而市況也開始熱鬧起來,亦令香港市民回復信心外出消費,這一點是可以稍為稱讚一下。但是,香港地方細,來港的大陸人數目應該適可而止。可是,當一個政策變成了國策,要減低人數,原來香港人並沒有話語權,並成為今天中港矛盾的根源。

 

沙士報告反映大陸很早就爆發疫情,全國各地都有隱瞞疫情的情況。這個時候,香港人感覺受到大陸之害,包括小弟在內也認為大陸政府的做法自私可恥,讓299名香港人枉死。再想到,大陸開放自由行來港是一種將功贖罪,便開始沒有感恩之心。加上大陸人的行為舉動,對於大陸的反感更有增無減。大家看見,董建華施政失誤之下,還可以連任更沒有下台之意,香港人就在2004年7月1日,再有50萬人上街遊行,以表示對政府的不滿,對董建華的不滿,最終董建華在2005年年頭,以腳痛來結束任期,下台去之。

 

經過這段日子,我真的改變了,開始對每件事都不太執著,很多下屬都告訴我沒有以前的霸氣,可能他們不察覺我是一個長期病患者,又可能我開始看佛學書,學會怎樣待人處事,更加深了我對整個大陸一切事物的不信任。我這樣說,大家好像看不出我有什麼的影響,這個真的不能以筆墨來形容。

 

到2010年,我也順利退休。本來是過著安享晚年的生活,但一場雨傘運動,又將我整個靈魂和精神改變過來。下一篇將會談及,我人生第四件對我有所影響的大事。

 

按:標題為編者所定。

吳廣明facebook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ages/吳廣明/446491985505509

Share On
Dislike
0
吳廣明     沙士     自由行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