渾水

財經傳媒人。錯生紙醉金迷時代的偽文青,淪為俗人,炒股為生。閒來拆解常人少理的政治財金佈局為樂。文中見於《蘋果日報》、《新報》和多個網媒

精選提要
財經傳媒人。錯生紙醉金迷時代的偽文青,淪為俗人,炒股為生。閒來拆解常人少理的政治財金佈局為樂。文中見於《蘋果日報》、《新報》和多個網媒,現為《六合投資王》執行編輯。
精選提要
財經傳媒人。錯生紙醉金迷時代的偽文青,淪為俗人,炒股為生。閒來拆解常人少理的政治財金佈局為樂。文中見於《蘋果日報》、《新報》和多個網媒,現為《六合投資王》執行編輯。

原文刊於六合投資王《財經正論》

最近擁有包括 Gucci、Yves Saint Laurent 等奢侈品牌的法國公司 Kering SA 就在美國控告阿里巴巴集團,容許用戶透過網站平台銷售假貨。馬雲的帝國上市路並非一帆風順,首先大陸官方調查仿冒,股價暴跌,沒想到又被美國律師事務所發起集體訴訟,最近又惹上麻煩。

首先,我們先別搬出傳統經濟右翼的產權那一套去看這件事,說什麼違犯市場、不尊重知識產權之類偏近道德的批判。筆者不否認一個國家假貨泛濫是有辱國體,也同意如果你直接拿咪訪問Kering SA的總裁,他一定會嚴厲譴責假貨如何傷害品牌利益之類。然而,適量的假貨流通在初期,的確幫助不少外國品牌打入中國這個相對封閉市場,只要假貨傷害毛利的邊際成本少於品牌效益的邊際回報,就可以了。這是品牌掌托人不會向外說的底子︳但卻是行內人人深知的基本事實。

中國假貨一街都是,這是幾近常識了。我從不敢低估主流消費者的精明,一個龐大的市場自然有傻愣愣的,但主流還是懂得分辦網購比品牌專門店更易買到假貨。買假貨的消費者在經濟環境差時,會預先認識和接觸這個品牌;到之後經濟環境許可,消費力足夠時,多數會買回真貨,這是借假貨建立的消費慣性。市場容許兩種真、假商品同時在市面流通,只要不太過份造成劣幣區逐良幣,品牌掌托人是有經濟誘因去「隻眼開、隻眼閉」。

這次Kering SA控告阿里巴巴的重點是「在美國」三個字。如果誠如Kering SA所講對假貨深惡痛絕、零容忍的話,合理的產權理據是控告賣假貨的網商,而不是針對提供中介服務的平台。這當然是有利益計算上的考量。如果阿里巴巴不是透過VIE在美國上市,基本上是不會在這類的法律風險。山高皇帝遠,強龍不及地頭蛇,這些品牌大戶是不會走向中國向這一步棋,去告阿里巴巴的。因為阿里在美國上市,品牌擁有者在法律理據上馬上有有相對優勢,那麼自然告你一告,坑你一筆賠償也好嘛。同時,這些容許假貨流通的品牌宣傳效益已經消退,一來資訊已經比以前更流通,二來已經夠多人認識,三來這些產品也因打貪、經濟飽和等原因少了盈利,所以品牌效益的邊際回報已經消減中。另一個次要原因,當然是逐家逐戶小網商去打涉及高昂成本,當然是「有大食大」,才是良策。

如果這次控告是Kering SA勝訴,那麼阿里巴巴就變相是大品牌的提款機,就好似苛索無道的美女,只能盡量滿足。這樣三不五時來一下提款式訴訟也不是辦法,除非,阿里巴巴在美國除牌吧。從來,在美國市場賺錢不是易事,英國的匯豐和韓國的三星都摔了一跤,中國的代表也不例外,也許美國這個看似最自由的市場,其實是最多橫手、最封閉的。

原文刊於六合投資王

Share On
Dislike
0
渾水     謎米經濟金融     Gucci     阿里巴巴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