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庭希

澳門政治人物、社運人士、同性戀權利運動人士、社團工作者,網上團體澳門良心成員,愛瞞傳媒社長,新澳門學社理事。

據葡國駐澳總領事今年1月透露,領事館需要向16萬8千個居澳葡國公民提供換證服務,當中大部份係華人種族(ethnic Chinese)。澳門居民人口大約有46萬(扣除外勞後),即約三個澳門人之中就有一個有葡藉。

葡國喺歐洲屬低消費國家,氣候、環境一流,係退休嘅理想地點。但自爆發主權債務危機,當地青年對社會保障制度失去信心,紛紛學好英文或其他語言出走打工。一個青年失業率高企嘅地方,我諗年青一代唔多會好想移民過去。

三份一澳門人擁有嘅葡藉係有完整嘅公民權,受惠於歐盟正式確立歐洲公民身份同自由遷移權利,可自由喺歐盟成員國工作同定居(當然融入社會係另一大問題),葡國護照帶俾澳門人嘅價值遠超本身「葡萄牙籍」嘅意義。 喺澳門仲未有得普選立法會、普選特首嘅時候,想體驗吓「真普選」嘅話,葡國總統、國會議員、歐洲議會議員選舉時有葡籍澳門人都可以去投票(選舉60日前截選民登記)。

例如,上年5月25日反離補法大遊行當日,朝早我先去領事館投完歐洲議會選舉,再行過去起點塔石廣場準備遊行。

英國上世紀中期各殖民地獨立後有大量移民湧入英國本土,英國人汲取「教訓」後拒絕俾香港人居英權。2013年5月我應邀去訪問歐盟機構時,同一位嚟自英國嘅官員傾到,葡英兩國處理殖民地居民國籍手法好唔同,導至香港BN(O)持有人享受唔到歐洲公民權唔公平,呢位官員透露80年代時佢我喺嘅年紀,咁啱喺香港有份處理國藉問題,佢真心透露英國政府對香港人太刻薄(too mean)。

中國政府態度方面,澳門《基本法》第廿四條永久居民定義明文包括:在澳門出生並以澳門為永久居住地的葡萄牙人、在澳門通常居住連續七年以上並以澳門為永久居住地的葡萄牙人。對照而香港版《基本法》嘅第廿四條唔見到有提及「英國人」,只有籠統「非中國籍人」稱呼。此外,澳門版嘅第四十二條「在澳門的葡萄牙後裔居民的利益依法受...保護,他們的習俗和文化傳統應受尊重」,喺香港版唔存在對應保證「英國後裔利益」條文。

《中葡聯合聲明》/澳門《基本法》承諾俾葡人喺澳門繼續生活,亦令非葡國血統嘅葡藉澳門人得益。香港版《基本法》要求特首、行會成員、主要官員、立法會議員都要冇外國居留權。香港如果有官員/議員被揭發有「外國居留權」會係新聞,已知多位香港立法會選舉參選人都要先放棄外國居留權先去報名,不論最終輸贏。相反,澳門版《基本法》相當寬鬆,只規定特首「任職期間」要冇外國居留權。澳門特首選舉法規定只要「承諾在就任行政長官之前放棄倘有的外國居留權」已具參選資格,即係可以「當選」特首後上任前先放棄外國居留權都未遲。「參選」澳門特首嘅國籍規定竟然比參選香港立法會議員更加寛鬆。 更有趣嘅係,據聞,有位澳門前任主要官員(因主要官員會間中署任特首,都要上任前放棄葡籍)在任期間高調向傳媒話自己「獲中央信任」同「愛國愛澳」,但落台後火速重奪葡籍。雖然澳門冇法例禁止佢/特首落台後恢復外國居留權,但該前主要官員已用腳投票佢愛邊個國多啲。 中國政府似早亦冇打算排斥澳門建制內出現大量實質中葡雙重國籍,原因可能係中葡政府一直夠 friend 底。

唔似英國政府每半年要向國會做一次「聯合聲明實施報告」,葡國官員只會次次公開對澳門現況有讚冇彈,非常唔爭氣嘅政府猴著中國嘅資金去賣國家資產抵債,亦懶理各地人權/民主情況。 相信澳門人持有嘅葡萄牙護照的確令持BN(O)嘅香港人葡萄,我觀察香港人對持有BN(O)或BC會或多或少有一定程度嘅自豪/歸屬感,葡籍雖帶俾我好多權利同方便,但平心而論基於我所認識嘅葡國政府,講到「歸屬感」或者「自豪感」,會令我覺得有啲尷尬。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