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laLau

中大人類學系畢業,中大學生報老鬼。曾任民間團體幹事。現就讀性/別研究文學碩士,也是文史哲二手書店{實現會社}的小店員。夢想是全世界向左轉。

精選提要
中大人類學系畢業,中大學生報老鬼。曾任民間團體幹事。現就讀性/別研究文學碩士,也是文史哲二手書店{實現會社}的小店員。夢想是全世界向左轉。
精選提要
中大人類學系畢業,中大學生報老鬼。曾任民間團體幹事。現就讀性/別研究文學碩士,也是文史哲二手書店{實現會社}的小店員。夢想是全世界向左轉。

杰:在組織的方法上暴力地消滅那個分配不均的市場,至於之後我們該做甚麼,我是很開放的,但重點是,使到社會進步的暴力在成功以後不會重複舊社會的運作模式。好像如果我們暴力推倒一個政權但是又換上另一個同樣支持金融財閥的政權,那種暴力是沒有意思的。

 

啦:我認為,香港的左翼的爭應該抓住一個principle:癱瘓資本流動。香港是政商合一,癱瘓資本也是癱瘓政治。而要癱瘓資本的流動,一些concrete的例子,我覺得可以學美國一連串pro ferguson的抗爭,堵馬路,高速公路,大橋。或者有西雅圖的朋友就建議香港,其實最應該癱瘓碼頭運作。其實只要能癱瘓社會運作的,是不是暴力都不是重點喇。咪傻啦,你以為甘地之所以成功,真的是因為他和理非非?不是咯!那是因為他可以透過火燒工廠啊拒交稅款等方法阻礙殖民政府的政治上,符號上和資本上的操作。

 

杰:所以齊澤克說過,甘地比希特拉暴力。這看似是一個很奇怪的說法,他的意思是,縱使希特拉的暴行是可恥的,我們應該放棄那樣著迷地、驚騖地描述法西斯的暴力。首先,我們不要忘記,盟軍早在登陸之前已經非常清楚屠殺猶太人的集中營所在,但是從來沒有特別的安排打算營救他們,因此我們不要把戰爭之中抵抗邪惡的勢力自動理解為正義或是自由的支持者。(為甚麼不可以兩邊都是壞人呢?再者,以同一個邏輯說下去,難道打倒希特拉的史大林又不是另一個層面上的壓迫者嗎?)在西方,對二戰成因的研究文獻十分全面,我們都沒法否認希特拉的惡行是資本主義迫使德國人走上軍國主義的結果。在這個意義下,他的罪惡是制度迫使出來的(沒有這個希特拉,德國軍國主義的仇恨情緒不見得會減少,猶太人只是他論述之中的代罪羔羊),他是在嘗試以極端的手段去make the system works。可是,那是沒有任何激進性的,也完全沒有顛覆過德國體制內部的階級關係。相反,當甘地嘗試完全停止社會的日常運作、一切的經濟活動。也就是停止人們賴以為生的方式,以停頓生產作為抗爭的籌碼。那才是殖民者的利益關鍵所在。在那個層面的比較,英國人不得不徹走,這個狹義並特殊的比較之下,齊澤克才會說甘地比希特拉最力。我想,左翼以罷工、放棄生產、佔領工廠、甚至工人杯葛與資方組成了合作關係的工會,那種以停頓社會運作所發揮出來的暴力,是更具威脅性的。

 

啦:但老老實實,呢個世界越來越少「工人」被你組織。當然,左翼講工人不只是講地盤佬或工廠妹那種工人,也包括所有在雇傭勞動制下工作的人兒。可是,香港也有很多無產階級啊,例如未工作先負債的學生,例如事業的人等。剝削已經夠慘,這些人卻連「被剝削」的機會都沒有,或者是另一種意義下的更慘。他們可以如何engage入你所說的罷工之內?所以我提出除了罷工,我們也要針對著資本家暴動。我不是說暴動就一定好,事實上暴動也有好壞,例如馬來西亞的暴動就是很racist的。但我會寄望一連串的暴動,暴動生暴動,暴動搶奪回來的資源拿來餵飽群眾。同時,我們也要生出真正意義的佔領。真正的佔領是另一種暴動,因為同樣是望著looting來做的:佔資本家私有化的地,佔地產商囤積的地。佔領搶回來的資源拿來讓群眾有地可居。這是我幻想除了罷工以外,左翼現在應該去做的。當然這要面對另一個指責:包括破壞社會關係/沒有社運倫理/做了衝衝仔。

 

杰:你指出了很好的問題,就是傳統意義下的「工人」不足以描述真正剝削我們的制度。資本主義現在來以令到所有人負債來逃避消滅公共體制的責任。我認同你強調無產階級的概念。在此之下,我認同直接搶奪特別是土地資源,利用空間來養活、支持運動。但是,現實中尤其是英美發生的那些所謂looting都是完全沒有激進性的,更多是政治上虛無主義的人和個人英雄主義式的抗爭者想在暴動之中偷回自己認為自己值得擁有的、失去了的中產生活。基本上他們完全還是在資本主義的邏輯下運作,沒有對新社會的想像,行動也是沒有創造性的。但這不一定等於,只有跟從某一套社會關係或社會倫理的暴動方法才是正確的。我更加認同的是,在佔領以後的空間,在群眾的實踐之中產生出來的新社會關係,而不是某些自以為是的有經驗抗爭者教導人們甚麼才是正確的交流方法。如過去社運人仕說的甚麼有共悉才可以行動,我認為那是他們期望自己對運動作出種種監控,在真正的群眾運動中那種以「共悉」為名的監控是不必的。

Share On
Dislike
1
Lala Lau     左派     暴力抗爭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