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若愚

傳媒、出版工作者。先後於立場各走極端的機構服職。撰有著作數種,包括《中國潮語通識》(2011)、《驚世尋謎 屍人檔案》(2015)。曾為《新報》撰寫「華夏之謎」專欄。

689的女兒欲入娛樂圈不果,令人深表同情、深感痛惜。要知道,娛圈本是一個充滿語言偽術的功能組別,綜觀龍蝦女兒說話之飄忽無定,邏輯跳脫,大有乃父之風,天生是娛樂業的優秀專才,不入行絕對浪費。

 

娛圈中人的語言偽術有多精妙?在下不才,僅在此拋磗引玉:

 

「尊重返個場合」
女星拋胸搏出位,並非新鮮事,唯近年風潮,流行在「隆重場合」有咁拋得咁拋,完全演活《國產凌凌漆》的對白:「好凶險,又好雙乳」。鄙人並非道德塔利班,對於o靚模奀星在大庭廣眾展露本錢完全不反感(仲有少少欣賞),不過對於她們的自辯對白就感到非常好笑,幾乎都是這樣辯解:「我(著咁少)只係尊重返個場合。」

 

原來,場面越隆重,便越要少布。那麼,全世界最莊嚴的場所,應該是天體沙灘。

這句「尊重返個場合」有一old school版本,叫「為藝術犠牲」,為三級女星專用。

 

「禮貌式good bye kiss」
除非活在中東社會,否則看見人隨街接吻,絕對不必大驚少怪。今時今日,新一代在車箱幾乎天天表演,其打茄輪的投入程度與技巧,可以用政府天天掛在口邊的術語來形容:「與時並進」。

 

偏偏一眾藝人敢做不敢認。明明是脷叠脷反轉再反轉的濕吻,硬要說成是「禮貌式good bye kiss」。足足15秒的good bye kiss!男士認真要找位普通女性朋友練習練習,被人說沒有禮貌就不好啦。

 

男星都是高皓正
除了偽人,娛圈持份者—娛記及老總,亦專修語言偽術,以應時代之需。不過,他們之偽,稍有不同,勝在簡單易明、夠俗夠醒神,甚少兜大圈。

 

譬如,花旦整容,叫「塑膠面」;女星隆胸,叫「警鐘胸」。動詞運用亦見功力,但凡藝人傳緋聞,一定要說成女垂涎男:擒、嗒、啅、瘟,男星一個二個是正人君子,唔「界刂」女唔打飛機,人人都是高皓正。

 

題外話,回帶一件陳年往事:勁多年前某女性藝人疑似隨地大解(咦,咁似今天某國人民所為嘅?),由於她曾扮演古代絕色美人,於是被雜誌賜名爆石西施。多麼優美的形容呀,痾屎都痾得清麗過人,強國人宜多學習。

 

事業線與脫星從政
事業線,學名乳溝,根據非正式的目測調查,但凡乳溝越深長者,其人事業亦優越(僅限於雌性生物),尤其撈娛樂圈的更符合此定律。

 

能夠把女性生理上的起伏與職業上的起跌互相掛勾,創造出如斯偉大名詞,當然是本地傳媒的創舉。請留意,事業線能否真的有助事業,還要看當事人懂不懂得「顯露」出來。換言之,即使你先天擁有99分的天賦,成功還得靠後天那1分勇氣:心胸要廣闊、衣衫要單薄、胸懷要坦蕩。

 

心口越不平坦,事業路越平坦;恰如高官議員一樣,腦袋越無貨賣,口袋越袋袋平安。或者,脫星最應該去從政。

 

王若愚 facebook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cynicalidea

Share On
Dislike
0
王若愚     梁齊昕     娛樂圈     語言偽術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