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若愚

傳媒、出版工作者。先後於立場各走極端的機構服職。撰有著作數種,包括《中國潮語通識》(2011)、《驚世尋謎 屍人檔案》(2015)。曾為《新報》撰寫「華夏之謎」專欄。

過年過節,打工仔難得脫離搏殺狀態,在放假前夕或假後歸來,往往可以閒下心,情,收拾亂了一整年的工作枱。

 

一桌子的雜物,一櫃桶的垃圾,清理起來是一輩子的罪孽,亂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煩憂,大掃除時最亂人思緒的莫過於咭片。

 

過期的文件,大可投進碎紙機;有用的文具,則不妨妥善歸位。唯獨咭片,常用的自該留下,然而,甚少見面的客戶或僅有一面之緣者的咭片,又應否掉棄?

 

考記性的智力遊戲

一張小而薄的紙張,是你與某人冥冥中的一線聯繫,扔掉未免太狠心,擔憂有朝一日總用得著;放著不理,卻連對方是何許人也極度茫然,遑論記起長相。執拾咭片時,像一場考記性的智力遊戲,足以花掉一公升腦汁,可惜贏出並沒有任何獎賞。

 

煩上加煩的是,咭片必須分類排列,否則將來搜尋之時必然自討苦吃。再瀟洒的人,一旦執拾咭片,難免婆婆媽媽畏首畏尾,不戰不和不守,不死不降不走,皆因咭片是現代雞肋,留著礙事棄之可惜。

 

有人說,科技可解決煩惱,但於咭片一事,本人堅定持反對意見。曾試用咭片掃描器乙部,起初興高采烈雄心壯志,計劃將畢生收過的咭片作一次史詩式數碼化整頓,可惜當掃過十張八張後,那絕不稱得上準確的辨認率,加上過程中避無可避的籂選取捨步驟,再望一望尚待處理的一盒叠一盒咭片,令我當機立斷把如此浩翰的工程腰斬。

 

相逢也許曾相識

在一大堆無意義的姓名中,總有一兩個赫然勾起回憶,那人與你,可能因公事而發展私誼,但歲月推移,他又變回咭片上的一個名字。

 

一段公事公辦的相遇,最終萍水相逢的作別,雲聚雲散,佛家稱此為緣法,到哪一天,你與某人見面,對方似曾相識,或許,你抽屜裡早有他一張名片。

 

王若愚 facebook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cynicalidea

Share On
Dislike
0
王若愚     卡片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