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若愚

傳媒、出版工作者。先後於立場各走極端的機構服職。撰有著作數種,包括《中國潮語通識》(2011)、《驚世尋謎 屍人檔案》(2015)。曾為《新報》撰寫「華夏之謎」專欄。

三十年前,鹹魚歌手一句名言「一剎那光輝並不代表永恆」,引起全城起哄。平心而論,此話在道理上何錯之有?然而他不曉得,人性偏愛留戀,我們明知一剎那之短暫,卻又想將此刻風光延續至永恆。誰將神話戮破,等同在新生嬰兒滿月宴上直言:「BB將來一定會死」一樣,坦白得乞人憎。

 

可見,近日潮語「永續」的觀念,本來就根植人類心深處,是人性的重要組成部份。奧巴馬的「change」表面上打動世人,實際上你我並不熱愛change,我們擁抱「永續」,真到永遠,阿門。

 

不信?年近歲晚,且看閣下會否不斷重覆以下的永續行動,便知一二:

 

永續賣懶

年三十晚,人人又再「賣懶」。在芸芸的傳統習俗中,「賣懶」可謂最富樂觀精神,卻又最不可行。

 

如果「懶」是一種商品,必然是滯銷品,否則筆者貨源充足,完全不介意蝕讓,為何從小賣懶數十年,依然一無所得?根據一項非正式的大規模調查(亦即本人問遍身邊豬朋狗友),世上似乎從來沒人能成功賣懶。

 

或許我們的銷售手法不佳,態度有欠積極;換言之,大家應該更「勤力」地賣懶。但借問聲,你我若然能夠勤力,又何需賣懶?

 

極可能,我們壓根兒愛懶,潛意識早決定對懶貨「長渣唔放」。口裡說不,身體卻很誠實。

 

尤其懶床,我抱定宗旨堅拒放售。懶床的人,好比在母親腹內的嬰兒,安詳、寧靜、溫暖、無慮,小生命何辜,何忍他來世上受苦?晨早的被窩,是如斯美好,可惜這份人間至樂,每天均隨鬧鐘鈴響,終必消逝。這一刻,窗外陽光微笑,你仍在床上,還未起來上班;即將失去,暫仍擁有,怎能不溫存一刻是一刻,懶床呀就是這麼一回事。

 

結果,紅色假期後第一天,上班又再遲到。

 

永續新年願望

新年伊始,不少人都愛雙手合拾,許一個願。

 

新年願望可粗分為兩種:一種是有求於人的,如升職加薪;另一種是反求諸己的,例如訂下大計劃,冀望於本年實現。

 

前者非自己所能控制,但在特定情況下,譬如公司大發慈悲,夢想即可成真;後者由自己全盤操控,但絕大部份個案,基於種種理由與藉口,願望只能落空。

 

不是說「求人不如求己」嗎?,為何偏偏身不由己?

 

佛家說這是宿世習性,由業力牽引,根盤糾結,所以人總是積習難返;換另一種宗教的語言,壞習慣是魔鬼的誘惑,罪人因信心不堅而欠缺靈性,自然難抗引誘。

 

17世紀法國作家莫里哀有句名言:人在許諾時都一樣,不同之處在於他們的行動 ( Men are all alike in their promises. It is only in their deeds that they differ )。其實大作家還不及廣東人直接:「發誓當食生菜」。

 

於是我們誓要努力工作、誓要戒掉壞習慣、誓要這誓要那……然後,我們食生菜。

 

最後你放棄了,選擇面對現實:其實,「永續」沒什麼不好呀,願望今年未實現,還有下一年呀,2017不行,還有2024,急什麼。

 

更何況,未實現的願望是最美麗的。一旦願望成真,明年該祈求什麼?

 

王若愚 facebook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cynicalidea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