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自2003年之後,不再正式承認有北戴河會議的存在,因為那是避免給外界老人干政的印象。然而,今年中共卻刻意放出消息,要讓外界知道北戴河會議確實在召開。新華社報導,李克強8月8日在北戴河公開會見訪華的候任聯合國大會主席Maria Fernanda Espinosa女士。按理說,北京與北戴河距離不遠,接見外賓可以正正式式返北京進行,但這次卻返過來要求人家在北京見完外長王毅,再兼程去北戴河見李克強,當中訊息只有一個:李克強在北戴河開會,不能離開。而北戴河會議期間,只有李克強公開亮相,也證明李克強所掌握的實權,將會較過去有所增加。而最重要的是,藉著讓外界得知北戴河會議的存在,元老在會議上發揮作用,使習近平調整了政策的方向,甚至作出了讓步,下放了一些權力,例如李克強出任國務院的國家科技領導小組組長,由副總理劉鶴任副組長。


習近平不得不讓步,看來是因為在黨內已經成為孤家寡人,只剩下一個栗戰書當鐵桿粉絲,另一邊廂元老的意思卻與舉黨一致,只怕連王岐山也站到那邊去。習近平第一屆五年任期,王岐山多謀善斷,替習近平承擔了許多決策和操作。到王岐山要「七上八下」,習近平自己操盤,卻搞出許多亂子來。以王岐山這般熟識經濟事務,斷然不會贊成跟美國對著幹,而元老更害怕特朗普公佈甚至凍結中共高層家屬在美國的財產,所以聯合給予習近平不能無視的壓力。這也能夠解釋,習近平的個人崇拜在7月開始陸續收斂。進入8月,人民日報還先後發表兩篇「宣言」,一篇叫《風雨無阻創造美好生活》,另一篇叫《改革開放天地寬》,事實上就是將鄧小平的神主牌重新抬出來,強調改革開放、韜光養晦,變相全面回收十九大通過的「習近平思想」。


然而,習近平遠遠還未去到失勢的地步,只是將他的個人獨裁,稍稍拉回靠近集體領導而已。畢竟中共黨內是一個龐大的囚徒困境,黨內各派勢力無法明目張膽聯合策劃政變,所以習近平在掌權的過程中可以個別擊破,逐一收服。黨內現在也沒有像鄧小平那樣能輕言廢立的黨鞭或權威,國家的武力依然向黨統效忠,而習近平是黨統所在,只要他自己不去破壞黨統,也就是說他不去動江澤民胡錦濤,他就不會落得華國鋒的下場;但同時江胡等元老也等於有免死金牌,必要時可以給予習近平不可無視的壓力。


就像這一次,習近平雖未至於要寫檢討,但必須要交出人頭,而這個人頭似乎就是掌管中宣部的王滬寧。連德國傳媒都報道王滬寧出事,只怕有關消息是官方刻意放給個別外媒,務求出口轉內銷。只是經過這一輪權鬥,王岐山幫理不幫親,習近平又與王滬寧切割,以後又有誰肯為習近平賣命呢?習近平能用的人,都只是只懂刷鞋的無能之輩,甚至看著這些人一路為習搞個人崇拜,可能連王岐山也看不順眼,所以整個「習派」才在這一役落於下風,只有栗戰書走出來說要「定於一尊」。習近平再無人材可倚重,要成為中興聖主,只怕是一個難易企及的「中國夢」。

Share On
Dislike
1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