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友斑

建築師、公司合伙人,業餘寫作,夾雜於新舊世代之間,寫盡港式生活故事。

巴別塔是《聖經》的「創世紀」內,藍友斑最感興趣的一節,故事大概是這樣的:在很久很久以前,全天下的人類本身都是說同一種語言,當時人類東遷到一塊平原 之上,他們有意在那地上建立起一座參天高塔,以宣揚人類之威名,更重要的,是這座塔高得令所有人類都能同時望到,這便可以集結全天下的人類。

 

上帝(即耶和華)擔心當全天下的人類團結一致,這樣人便無所不能,於是神從最基本的地方入手,即語言;人與人之間溝通,就是透過彼此的語言,於是神在人類之間施了法,令他們說不同的語言,操不同的口音,大家因此無法溝通,高塔也沒法起成了。

 

人從此便各散東西南北,而這座無法起成的高塔,名字就叫「巴別塔」,意思就是從那刻起,人類相互告別。

 

而巴別塔除了擁有告別的意味,更重要的是它象徵了世上所有混亂的開端,人世間的騷亂煩擾,亦由此而起。

聖經之所以有這個故事,根據其意思,是告誡世人不要狂妄自負,不要以為人比神更偉大;但假如這個故事當真(當然在我眼中百分之九十九是虛構),那麼世上的種種混亂和悲劇,神要負上最大責任,因為人之間的分隔和誤解,追溯到底,終歸是因神而起。

 

當然你可以質疑,即使沒有巴別塔事件,人類仍是會起亂子,這一點在我眼中,也是必然,但也無從追究了吧?

而世上已經有無數的苦難,說穿了都是因為宗教問題,以宗教為名的戰爭,歷史上多不勝數,而時至今天,世上仍有地方,是因為宗教而在打仗。

 

對藍友斑來說,神或宗教對很多人來說,是解決問題的最後答案,藍友斑的婆婆就是一個典型例子:她老人家以前一早到晚都在拜神,漸漸地發生了什麼問題,都會 覺得是因為自己不夠虔誠,因此神不眷顧她,小時候藍友斑曾經跟婆婆到廟裡拜神,看著她將一大塊燒豬肉放在神像前,我當時很不識趣,問婆婆:「為什麼拜神要 送上燒豬肉呢?」,她答我是因為要奉獻好的食物給神仙,神仙才會看顧我們。

 

那時候ICAC的廣告天天都播,於是我很膽大地問婆婆,你這樣做跟賄賂神有什麼分別呢?婆婆怒了,說不要在神仙面前說這樣無禮的話,於是把我拉出廟外,狠狠地打了我的手板一下。

 

當時我真的很怒婆婆,這件事實在太深刻,現在想起來也沒有什麼怒意了,畢竟老人家已經仙遊,而婆婆也是出於好心,希望神會看顧我們這一家而已;但每當我想 起世上有更多人事無大小都求神幫忙,將神看作解決所有問題的答案,我就會想起巴別塔的故事,而更多時候,這只是無知和逃避責任的表現:畢竟神是否存在,和 有多少個神存在,至今仍沒有人可以把它說清。

 

(「神傷」二之二)

 

*《斑駁陸離》逢星期二、四刊於《 香港投資日報

 

藍友斑 Bernard

Share On
Dislike
0
宗教     藍友斑 Bernard     藍友斑     巴別塔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