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美尤 (Kameyou)

這花名自從科大的BBS起一直使用至今。先後落戶 HKIBBS、HKDay BBS、uwants,輾轉飄流落戶香港人網與謎網,喜愛打字寫文,自詡鍵盤戰士,尤喜歷史、政治文章。

我覺得自己係經驗主義者,又係邊沁、穆勒的公利主義者,我認同計算後的最大利益,不會動輒訴諸原則。
這是我跟蕭真人與馬敬東的根本不同。所以從三年前討論「擲汽油彈」開始已經有根本分歧。

今次旺角的本土勇武派與差佬的激烈衝突,我是沒有很震憾。
因為我明白勇武人士的革命邏輯,到真正發生了,並不意外。
只是,我理解,但不接納,認為無效,無助大局。

今次,對本土勇武人士來說是階段成果,真正展現了暴力還擊差佬可以有甚麼效果。

勇武人士從來不介意是否需要取悅群眾。
這是他們跟和平非暴力抗爭的根本分別。兩者是兩個不同的世界。
和平非暴力抗爭旨在吸引更多群眾支持,引來更多群眾參與,是以人數壓過對手。非暴力是低入場門檻。領袖負責任,是前提。

但勇武人士相信少數人的暴力升級就可以扭轉局勢,因此放棄了取悅群眾。因此他們會蒙門、會逃跑。因此使用和平非暴力的原則根本無法說服他們。即使多數「港豬」極不認同,也說服不了他們。他們說90%港豬會跟從5%勝利者,勝利了就是王道。打敗黑警就是了。革命成功了就可以了。

他們跟我們是兩個世界的人。我理解但無法投入他們的世界。

他們今次相對來說算是對準政權--差佬--政權的幫兇爪牙,因此不像反水貨嚇喊細路惹來的天下圍剿。
當然,燒的士是錯了。這就是發洩仇恨讓情緒失控的危險。


問題是:打完黑警,然後呢?

只是,差佬出槍了,反響也不如暗角獨打曾健超,這是暴力革命道路太艱難之處。恐怕他朝真的向武勇人士開槍,社會也會不了了之。到頭來,雙向螺旋互相暴力升級,終於勇武人士會極度不利。

「差人升級用槍,結果都一面倒支持警察⋯」真係講得好。現實就係咁,所以我地明知暴力只會令差佬更容易暴力升級,係無用,係贏唔到,先會去主張和平非暴力長久抗爭。

而警察會大規模檢控一切參與人士,這恐怕不會是戴了口罩就可以免卻麻煩的。

這是和平非暴力抗爭者一早就預言了的。但勇武人士不相信,他們要將自己的信念實踐到底,要試一次。恐怕到最後真的會發生悲劇。到最後,有如以色列不斷打死巴勒斯坦人,巴勒斯坦人如何自殺式炸彈襲擊也無法勝利 ...

現實是,香港人竟然不太關心。年初二零晨才大戰一場,不足24小時,初二晚上旺角朗豪坊熟食夜市的小販同市民,他們在差佬「保護」下享受美食,完全不覺自己被黑警威脅安全,彷彿本土派勇武人士跟黑警打架是完全不關自己事 ... !他們是第三個世界的人。只有左翼人士、和平非暴力人士、進步民主派是關心這件事 ...

本土人士、勇武人士這幾日出現一些文章控訴為何港豬不關心。這些左膠式的矯情文章,真如十年前大家問為何不關心長毛被捕。但現實是,暴力革命門檻這麼高,本來注定是少眾。他們放棄了和平理性的感召力,自然也感召不了群眾。既然如此,恐怕勇武人士要認清社會現實,選擇了孤單的道路,就是如此。


這次旺角黑夜,
其實對香港的民主沒有進展,增添的是未知數。
正如馬敬東所言,其實沒有新的論述。
都是兩年來見慣的。本土勇武人士兩年來一直都會找機會「革命」,只要任何人多的機會就想乘勢起事。反水貨如是,小巴佔旺事件如是,樂器集結反地鐵如是,今次就以支持小販來切入。他們從來就是如此。這班人從來無想過選舉,亦無諗過幫小販或幫樂團。他們真的跟我們這些和平非暴力支持者、死左膠是不同路的。他們整個心態同思維都跟傳統抗爭者不一樣。

是兩個世界的人。

至於選舉,我倒是不擔心。因此就算怎樣抹黑,師奶阿嬸都開始認得本土派與勇武派,知道他們跟一向的議會民主派、進步民主派不同。

增添的未知數是: 差佬會怎樣武裝升級鎮壓 ... 會產生怎樣的結果 ... 所謂議會內外抗爭,街頭抗爭恐怕會被暴力抗爭主導,難以產生大型群眾集結。

和平非暴力的路難行在於太難短期內獲得到明顯成果。否定勇武人士也無法建立自己。從前可以嘲笑他們推人去死。現在本民前是高調站到台前,等於用了本土民主前線的名義去掩護城邦派的盾組、製磚擲磚人士。街頭戰士都未有罵本民前的話,我地去罵,街頭戰士也不會聽入耳。街頭戰士不會因為你的「理論否定」就走回頭。就是這個邏輯,快必當初才會這麼著緊落區到屯門 B3X,提議成立街坊巡團等去針對解決水貨問題。因為多數人都是看重現實成效。

尤其街頭鬥士更加看重成果,因為他們就是這十年來經歷了各種的挫敗才走向這條暴力昇級的路。這亦是戴耀廷在佔領運動完結後預言的結果--既然這麼大型的和平非暴力抗爭也不見效果,自然就有新勢力放棄和平非步力抗爭。這已經是連載狀這些書生也預言的。現在就是如此發生。

就算我們說相向暴力升級是梁振英最開心,那也沒有用。現實就是這樣走下去。沒有實際效果,難以將街頭戰士拉回來。越走越遠。結果,就是沈旭輝今日說「梁振英上台前我就預言會如此,因此選擇離開 ...」他預言一切只會步向災難。

無可奈何。


既然無可奈何,只好做好自己。我們理論上無法認同暴力革命,或無法如此付出,就努力做好自己的和平非暴力議會內外抗爭之路。尤其議會,拉布、點人數,仍然是有可作為的。而和平非暴力抗爭始終較易為大眾接受,可以吸納、拉攏更多人參與其中。這些都是值得努力的。請用實積告訴大家和平非暴力抗爭才能有出路。

Share On
Dislike
0
加美尤     Kameyou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