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友斑

建築師、公司合伙人,業餘寫作,夾雜於新舊世代之間,寫盡港式生活故事。

自從旺角那兩發子彈朝天射出後,新年見到親友總是離不開這個議題,到底在子彈和魚蛋兩者之間,你會站在哪一邊?藍友斑自問並非親建制,反正在家中有時間,於是將可以看的報道都盡量看一遍,譬如蘋果、明報、東方、星島、有線、now和「大台」等。我並非白痴,從來都不相信新聞中立,根本報道的立場家家有求,就如超市裡千百樣貨品,報道也就是百貨應百客而已。

 

我比較看重的,是報道本身是否根據事實而作出分析,太多的陰謀論並無意思,皆因它始終無法論證,因此這件事的陰謀論聽聽就算。回到事情的本質,它是一場「暴亂」?抑或是一場「革命」?

 

我可以肯肯定地說這絕非暴亂,旺角發生事件的程度,只能算是騷動,要稱得上暴亂,那麼其政權定必笈笈可危,而至今你仍見到一眾達官貴人安坐家中,只有幾位官員出來指指點點,而特首689更去了休假,初二煙花仍繼續放,旺角小食燈火依然,所以講真,這怎會是場暴亂?

 

至於「革命」,這也絕對稱不上,革命一語近年來來真的常常被人濫用。無他,從參與者眼中,「革命」明顯慷慨激昂得多,這也令參與者更加熱血,因為他們自覺是在參與「革命」之中。但這次事件頂多是一場示威,因雙方有磨擦再引發騷動,就是如此。

 

藍友斑不會稱它為「暴亂」或「革命」,而是「旺角騷動」。

 

事發當日,我並不在場,一覺醒來真的不知道旺角發生了這樣的大事,回歸之後警察因為鎮亂而開槍,我想這是香港首次,其象徵意義在於:開槍是警隊面對騷動時會考慮使用的手段。現在很多人在指責誰是誰非,在我眼中實在有理說不清,我在這裡各打五十大板也於事無補,倒不如探究一下我所觀察到的友人反應。

 

身邊的朋友大多支持自由民主,而且很多家中在已經很well-off,我知道在「廢青」當道的社會中,這班人一點都沒有地氣,很簡單,今時今日,你只要有一層供得七七八八的私樓,同埋有一部常用的私家車,已經步入「離地」此列。這班人律師醫生一大堆,無錯他們會去示威遊行,但無不對這次的「旺角騷動」痛心疾首,即使平日不表態的老死,亦在面書上打大段status指責參與騷動的人「無腦」、「不理後果」,他們這樣想,或許是太受交通警被圍毆的畫面所撼動。當然也有一部分人,覺得「今次打警察只是報復同收利息」之類的言論很恐佈。

 

但你又不得不承認,大多數較草根和後生的面書友,非常支持這次的「魚蛋革命」,他們很多是藍友斑公司中的下屬,有幾位還是剛從港大、中大建築系畢業的新同事,他們毫不客氣地將政府及警方的「罪行」通通列出來,當中很多其實藍友斑都覺得講得很中point。講真,如果政府真係做得好,點會搞到新年流流都怨氣沖天?無論689及其官員如何高調指罵搞事的人,他都必需要明白「搞事」的,其實自己個政府都有份,因為你個政府如果勤政愛民,又邊會有咁多人走上街頭?

 

旺角騷動是一連串施政失誤所引致的民怨大爆發,事到如今,藍友斑真心覺得,政府真係要搵個問責局長祭旗先得,如果當今政府高官之中,食之無味棄之又不可惜的,首選教育局局長吳克儉。無論我以貌取人又好,實際工作能力又好,吳克儉都完美演繹個「廢」字,如此垃圾局長,炒咗佢搵個好啲嘅上場,真係大有人在,而且又可以疏導民怨,689政府何樂而不為?

 

話說遠了,回到「旺角騷動」一事,我不認為大家要就此事take side,無必要動不動就unfriend人,因為搞到壁疊分明的話,最終的得益者,我想只有689而已,而目前香港人最大的任務,就是要阻止一個如此「好勇鬥狠」的特首連任,this is it。

 

《斑駁陸離》逢星期二、四刊於《 香港投資日報》

 

藍友斑 Bernard

Share On
Dislike
0
旺角     政府     藍友斑 Bernard     斑駁陸離     藍友斑     斑駁陸離‬     魚蛋革命     魚蛋     子彈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