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 Lee

是一個愛好音樂和武術的經濟學人。對香港的政治、經濟,時事十分關心。

在記憶中,香港的警察或食環在年初一到年初三是「隻眼開,隻眼閉」的。原因是方便去拜年的人在途中可以買點小食醫肚,也給小販們發些新年財,正是皆大歡喜。想不到97之後的18年,食環不但在新年執法,要拉賣魚蛋的,更因人太多無法執法,call差佬而演變成一場暴亂。暴亂者與差佬對峙、掟磚、追打的片段在網上瘋傳。有線電視製做了一個8分鐘 的新聞片概括了暴亂的前因後果。8分鐘當然不能包括所有發生過的細節,但作為了解事件的始末還是可以的。我對這次魚蛋之亂有以下兩個問題:

 

第一,為何食環在年初一執法?做食環的,一向習慣年初不執法,而在鬧市旺角這樣做,更會激起民憤。單就這事件,政府在事後很容易自圓其說;執法是食環署的工作。但若不講人情,硬要執法,何以每逢過年,新界地方都可以放煙花?煙花是67暴動之後為免有人能制做炸彈而禁止的。可以用來制做炸彈的煙花不是比熟食魚蛋對市民的生命做成更大危險嗎?我從未見過警察執法。還有,上水的水貨客阻街也很嚴重,為何食環、警方又不執法?更甚者,電訊商每每在旺角街頭擺檔sell plan,阻街情況比魚蛋更嚴重,但食環也不(能?) 執法。若說現行法例不能規管電訊商的街檔,政府何不修例,甚至重新立法?以今時今日立法會仍被建制派控制,為了防止阻街立法,誰會反對?從執法角度來看,問題是法例是否一視同人,以及立法時是否只針對小販而放生電訊商?有說食環署是因為本土派在旺角活動才高調執法,若這是屬實,那政府便把政治考慮放進民生事情裡。

 

第二,為何市民的反應那麼激烈?這一點比較複雜。首先,旺角是佔領運動時的一個重要據點,最嚴重的警民衝突就在這裡發生。還記得那時有些着制服但沒有number的差人在旺角追打抗爭者。而佔領運動結束後,旺角又有鳩嗚團,在過去的一年裡,差不多沒有停止活動。相信不少鳩嗚團的參與者也食過警棍,而他們的憤怒並未有消退。若有人為了魚蛋與警方衝突,相信他們是會參與的。其次,我不能排除本土派是有備而來。我說不能排除,因為我沒有證據,亦沒有組織承認責任。但敢做不敢認,正正是本土派的特色。但觀乎示威者有自制盾牌,又在多處不同地點放火,又懂得拆路磚做攻擊物,都顯示他們是有計劃的行動,有點像受過軍事或警備訓練似的。鏡頭前所見,他們攻擊警察,但又不做或警察嚴重受傷,似乎是想做成警民衝突,警察遇襲受傷的事實。若果這事後沒有本土派的主要成員被捕,我會懷疑他們是否與警方有聯繫。最後,據報導江湖人士上海仔揚言爆大鑊後失踪,名下多個場所被警方掃蕩。所以,亦不能排除有社團人士乘機報復。

 

我的立場是不贊成,但理解暴力抗爭。對着一個凡事逆民意而行,搞退保無錢,但高鐵、大橋、三跑等就不計效益,幾千億的大花筒政府,少一點理性也會選擇暴力抗爭。但想一想,為了一粒魚蛋,你可以佔領旺角幾多日?我更不相信大多數香港人是支持暴力抗爭這一套。別忘了,香港警察背後還有解放軍,而解放軍最出名是鎮壓自己人。與其和差佬打,不如處理一下立法會的建制派議員,使他們為所要通過的惡法付出代價。

Share On
Dislike
0
旺角     警方     暴力     衝突     謎米政治時事     Daniel Lee     魚蛋革命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