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laLau

中大人類學系畢業,中大學生報老鬼。曾任民間團體幹事。現就讀性/別研究文學碩士,也是文史哲二手書店{實現會社}的小店員。夢想是全世界向左轉。

最近shell石油公司在香港sponsor了一個很好的節目,叫毛記電視勁曲金曲優秀選2015,鼓勵香港反建制的二次創作。而因為最近政府想通過網絡23條打擊二次創作,這次節目就背負上濃厚的政治意識和反建制使命。

 

因為節目中多多多多多次提到過「多謝shell」公司(其實也有文章說這種誇張的致謝是一種嘲諷),惹來環保團體的回應。主要回應都是說shell如何在北極鑽石油,影響生態。結果有網民(特別是自我定義為本土派的)認為環保團體抽水(借題發揮),而不去確認shell在香港反建制(甚至去到反中共)一事上的貢獻,並砲轟環保團體為離地左膠。

----------------

(淺版情動分析on shell事件) 人總有一種tendency,就是要把所愛的東西看成是永恆不變至高無上的good object。 同樣,也把所討厭之物,要看成是永遠萬惡的bad object。因為我們是用這種good/bad 去定義自己,而一旦這種good/bad的分割模糊,失去的不只是所愛和所恨之物,而是自己的定位。

----------------

我理解,為什麼有人會對「不多謝shell」 一事那麼反感,甚至批評所有帶出shell的問題的人為抽水。是因為

 

1。他們把shell當成是了good object。 認為,若自己「一邊多謝shell」,「一邊屌shell」,自己就會inconsistent。 而這種inconsistent就會打破心中good object的劇本,更甚者,會覺得自己不全心全意的向著good object,沒有義氣,沒有道德,自己的道德位置也會受到動搖。

 

2。 他們很快就把 「屌shell」等同於「你是不是要我們杯葛shell?」,而因為我們都知道杯葛石油現階段不是很可能,於是他們很容易就會得出了環保團體「離地」的結論。

 

我看到的是,這種跳步正不停出現:不停亂扣帽子給溫和到只是叫人「關注而已」的環保團體是「叫人杯葛」。 根本,沒有什麼團體說要人罷用shell啊!這種幫人填充的行為,一是因為的確曾經出現過不少離地的社運人在其他場合講過罷買,二是因為多謝shell的人,必須把環保團體說成是離地,其good object才能remain clean。

 

----------------

其實good object/bad object的作用在很多地方都會見到。 譬如這次是本土派接受不了有人話shell在北極鑽探(認為是環保團體抽水)。 而左膠對難民也有這個狀態,因此他們在面對有少部分難民強姦人時會感到無語(因為對難民的支持,也有一部分是建基在對難民的無限神化和弱化上)。 而無論是本土還是左翼,一面對中共的所有政策,都似乎進入了「不用分析都知道一定是邪惡和極權」的階段,導致有時候分析上的欠缺和粗疏,這也是把中共放在了bad object的緣故吧。

 

所以,我一向都是希望大家不要那麼快落入多謝還是不多謝shell 的陣營,或索性就說自己是 ‪#‎多謝shell 和 ‪#‎多謝shell繼續鑽爆北極。

 

兩者並不衝突。

Share On
Dislike
0
100毛     LALALAU     毛記電視     多謝Shell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