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友斑

建築師、公司合伙人,業餘寫作,夾雜於新舊世代之間,寫盡港式生活故事。

此文登出之日,我又身在台灣了,祝大家平安夜及聖誕快樂。

 

藍友斑自大學開始,就很喜歡台灣,幾乎每年都要去台灣一、兩次,愛台灣的理由太多,光是通用繁體字這一點,已經令香港人非常賓至如歸,你不用擔心有任何溝通上的困難,這是香港人在台灣玩樂的一大優勢。要數我最常去的,還是台北,畢竟習慣了城市生活,台北始終城市感較強。

 

每次我去台北,一定不會住酒店,基本上,台北有很多特色小民宿及小商旅,每次住一間都大把選擇了,但我始終喜歡住在重慶南路,因為重慶南路有很多書店,當地人稱它為「書店街」,平日想休息一下,藍友斑就會飛到台北去,得閒去樓下書店街的店內看看書,再到街尾的永和豆漿食油炸鬼配暖豆漿。重慶南路有樣好,就係非常近台北市中心。

 

說了這麼多,無非是想告訴大家,台北是一個非常宜居的城市,「宜居」這個概念,在建築學中非常重要,因為衡量一個城市,實在有太多指標,譬如說GDP是一個指標,安全是一個指標,近日最令我impressive的,就是台北市長柯文哲上任一周年,拍了一條短片反省自己的錯,同時在片尾,他重申自己的任務,是將台北變成一個更宜居的城市。

 

柯文哲的管治之美,不在其信口開河,也不是其經濟成就,而是他懂得如何謙卑行事,說真的,比起梁振英,或之前的特首,一日開口埋口就係話要發展經濟,將香港打造成世界經濟中心,柯文哲的「宜居」想法,明顯更重人文和生活。他在片中反覆地說,到底自己上任一周年,台北有沒有因為他的出現,變得更好一點呢?

 

當然,台北有變好一點。

 

早些年我去台北,街道仍十分混亂,譬如人們很多時候都不理交通燈,汽車在公路上橫衝直撞,人們過馬路罔顧交通指示,以至街上總是骯骯髒髒;但近期我再去時,平時住的重慶南路,由街頭到街尾,都唔見地上有垃圾,以往在台北過馬路時,我總要讓車同左顧右盼,但今次旅程令我最驚喜的,是汽車、人們都愈來愈守交通燈,我過馬路過得好安心。

 

上任一年,當然不可能有任何大改變,改變往往都會從微細處開始,如果說交通燈是一種文明,那麼台北這一年的進步,真的非常顯著。另外,台北的捷運也做得非常出色,他們很懂得善用地下空間,除了有一大條地下街外,某些站的走廊上,掛上一幅又一幅的學生油畫,這一點很明顯跟香港不同,因為在香港地下鐵,你只會見到一幅又一幅的廣告。

 

但我始終是香港人,除非香港真的不能讓人繼續住下去,否則我都不會離開這裡,老實說,藍友斑有想過在台北置業,是的,台灣的樓價對我來說,仍很便宜,只是我一直心動卻未有行動,看到柯P上任後的台北,開始有一些顯著的小改變,或者下次去台北時,就可以更爽快地下置業決定了。

 

香港是否令藍友斑覺得不堪入目?非也,我仍然覺得如果你想搵食,香港絕對是首選,這裡擁有太多機會了,而且是來自世界各地的機會,比起台北,香港在這方面仍優勝得多,至於一些生活範疇,香港仍然是數一數二的好城市,譬如說到便利這一點,我真的想不到有哪一個地方,可以及得上香港了。

 

最後,如果你要我說出對香港的不滿,藍友斑左想右想,就只有一樣:梁振英及其管治團隊,不知道他們有否像柯文哲般自我反省?他們又有沒有想過,到底其上任,可會令香港變好一點?但事實是,他們不會徹底反省,因為柯文哲有85萬3893票,而689就只有689票。

藍友班    

 

*《斑駁陸離》逢星期二、四刊於《香港投資日報》

 

#香港投資日報 #柯文哲 #台北 #梁振英 #香港 #689 #斑駁陸離

Share On
Dislike
0
梁振英     香港     柯文哲     台北     689     斑駁陸離     香港投資日報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