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友斑

建築師、公司合伙人,業餘寫作,夾雜於新舊世代之間,寫盡港式生活故事。

話說藍友斑部新Tesla終於入手,新車到當然興奮,於是約了幾位車友半夜跑轉港九新界,由於我部Tesla係有Insane Mode,講起推背感,真係一流,由0加速到100都不過係三秒左右,即使有位朋友揸部Audi R8同我鬥,燈位起步都輸俾我,一輸唔止輸個馬鼻。我睇得出佢眼中有怒火,但又吹我唔脹漲,個心真係爽咗一爽。

 

不過由於我揸慣Porsche,一時之間部車無咗中置引擎聲,起初真係唔慣,因為我慣咗一踩油門部車就轟轟轟咁去,但揸耐咗,Tesla的確係又快又舒服。唯一缺點,係周街都係,無計,鬼叫Tesla淨係出得一部Model S咩;另外,Model S明明係部大車,但後座出入上落卻非常困難,我都唔明點解道車門設計到咁差,要避頭避腳勁辛苦先出到車門,我諗Tesla廠方真係有需要搞搞佢,otherwise真係趕客。

 

講咗咁多,終於入正題,咁鬥完車之後,我去咗個某個車友嘅朋友的私人會所飲杯嘢,地點係深井,哇藍友斑真係開眼界,原來佢買咗成間別墅,用來當私人酒吧,無他,聽朋友講,佢係香港某「舖位大王」之後代,正職就係加租,同不停收租,只要唔係打仗同佢賣走啲舗,真係食多十代都夠。由於藍友斑寫了篇文講《點解我唔加租》,所以我都幾有興趣了解一下,點解佢會係咁加租。

 

近來有唔少新聞,都係租客被加爆租,譬如係佐敦嘅佳佳甜品,因為被米芝蓮推介咗,業主加租加了120%,10萬租一口氣加到22萬,所以被迫結業搬遷。我問佢,其實做業主,加租咪加租囉,但有無必要加爆人地?而佢嘅答覆,藍友斑真係覺得,絕對要爆粗。

 

「點解?Um,好玩囉。」我當堂聽到眼都突,下?人地用條命去搏盤生意,你一句「好玩囉」就抹殺咗?你加人一倍租時,有無考慮過成件事係幾咁反智?你間舖頭有無突然大咗一倍俾人用?當然,佢無諗過。我繼續問,:「喂,如果你加一倍租,迫到人地走咗,之後幾個月租唔出,咁咪倒蝕?當初何必要迫走人呢?」,「咁咪由得佢丟空囉,我屋企大把舖,多佢一間唔多,少佢一間唔少,總之有人租得出,先至再租囉。」

 

呢件事,令我明白原來有時候成功、失敗唔係可以好單純咁睇,好似佳佳甜品咁,佢做糖水做得好成功好出色,但可以因為業主嘅一個無理想法,就要結業,佳佳甜品的名氣招致佢要被迫遷,世事如此荒謬;而我朋友個朋友更離譜,佢只講一句「好玩囉」,就加人租,當無事發生過,日日馬照跑,舞照跳。

 

加租一倍,但個業主明明無任何得益,租客亦要白白離開,到底係咩經濟概念?有無人可以解釋俾藍友斑知,係呢種情況之下,到底有邊個係贏家?我諗無人可以解答到,就算係經濟學家,都唔會答得清,因為經濟學首先第一個假設,係所有人都會理性地為利益而生,但世上,就有人好似個「好玩囉」先生咁,佢加租純粹係因為「好玩囉」。

 

或者你可以解釋,話呢個仆街覺得「好玩囉」嘅價值大過舖頭嘅租金,因此佢係呢個情況下,於是作出加租嘅「理性決定」......

 

拜託,唔好bull shit啦好嗎,根本你要認清呢個世界,有人就係咁不可理喻,有人就係天生悲慘,有人就係無同情心,你可以做嘅,就係時時刻刻提醒自己,唔好成為呢班仆街之一。

 

後來,藍友斑竟然收到呢位「好玩囉」先生嘅Friend Request,我想也不想,第一時間delete request,再mark him as spam。

 

藍友斑 Bernard

*《斑駁陸離》逢星期二、四刊於《香港投資日報

Share On
Dislike
0
租金     斑駁陸離     藍友斑     香港投資日報     租樓     樓奴‬     斑駁陸離‬     樓奴     加倍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