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友斑

建築師、公司合伙人,業餘寫作,夾雜於新舊世代之間,寫盡港式生活故事。

在此聲明,藍友斑絕對尊敬長輩,但尊敬長輩,不一定要服從長輩,這是兩回事;而有一位75歲的婆婆,公開說出她的擔憂:她擔心香港20年後的接班問題,因為她眼中當下的香港後生仔「唔講道理」,屆時新一代上場,如何有將香港管得妥當?

 

她是梁愛詩。

 

有人揶揄她,說20年後,梁已經95歲,放手啦;亦有人指,到底梁能否多活20年,也是未知之數,藍友斑唔係想話佢,我真心覺得,梁愛詩其實好可憐。

 

作為上一代的管理層,梁愛詩佢經歷97前後,可以話歷盡滄桑,佢mindset一定覺得,香港有今時今日嘅繁華同成就,係佢同佢個輩辛苦打拼的結果,Okay,但梁婆婆,你所代表嘅,係一個時代的終結,既然係終結,唔該你唔好再對下一代指手劃腳。

 

或者你心入面仍非常關懷家國,對中國、香港有遠大嘅期盼,但係,歲月不饒人,你做咗大半生政要,係時候退下來,難得你仲食得走得,不如放手啦,好嗎?你作為我地嘅上一代,必然都有過自己嘅上一代,如果當時你爺輩同你講「點放心將20年後嘅香港交俾你?」,相信梁婆婆你都係得啖笑。

 

你笑得出,因為你後生過,你都同我地一樣,後生時充滿自己的想法同拼勁,但人命有限,你始終都會死,正如藍友斑都一樣,你想像下,如果華盛頓臨死前,仲係度擔心20年後,點放心將美國交俾下一代管,相信繼任嘅John Adams(美國第二任總統)都會叫佢:「你慳番啖氣等上天堂啦。」

 

成件事就係咁可笑,藍友斑唔同梁愛詩,我對自己20年後無咩想像,或者20年後,我已經結婚,已經有一對小朋友,工作上一帆風順,公司愈做愈大,生活無憂,但這些終歸是想像,面對命運,人可以做的有限,講到底,藍友斑只係期盼,20年後仲行得走得食得訓得搞得,另一半同我一樣健健康康,已經還得神落。

 

如果,我係講如果,梁婆婆佢臨終前,仲係度擔心香港20年後點算,在我眼中唔係有幾咁高尚,而係蠢。

 

蠢是什麼?就是擔心一些自己無法預料的事。譬如你擔心香港地震要點避,又擔心自己30年後會唔會有癌症,甚至擔心自己老咗會唔會身材走樣,呢啲擔心係多餘,中國曾經有個人,佢驚個天會跌落嚟撞死佢,所以叫「杞人憂天」。

 

寫到呢度,相信你都明白成件事有幾咁可笑,畢竟世界嘅嘢,話變就變,譬如你邊估到董建華會腳痛落台,曾蔭權會俾ICAC查,又邊估到唐英年會輸俾梁振英,甚至鍾樹根會輸;因此,令我想起呀大老闆,佢係一個智者,因為佢擁有其他人口中所講嘅「大智慧」,自從將股份分俾我後,佢真係可以做到放手,放開所有。佢將壇生意,交俾一班後生仔,從此唔返公司,剩係係屋企弄孫為樂,得閒返嚟同藍友斑傾點嘆世界,公事已經完全唔問,更加唔會傾點搵更多錢。我問老闆,如何做到咁豁達?

 

佢話:「哇講到口臭,好簡單,到我入土為安個一日,地上面嘅世界,已經none of my fuxking business。點解我要為唔關我事嘅嘢而煩惱?」

 

老闆,我知道你私底下,其實識得梁愛詩,不如你約佢出嚟飲杯咖啡,開解下佢,等佢唔好成日心掛掛,好嗎?

 

梁婆婆,請你放心吧,別管這個繁擾的塵世了;我由衷的,祝你無憂無慮。

 

*《斑駁陸離》逢星期二、四刊於《香港投資日報》

 

藍友斑 Bernard

Share On
Dislike
0
梁愛詩     香港     斑駁陸離     藍友斑     香港投資日報     斑駁陸離‬     放下吧‬ ‪     #‎20年後     ‎香港     換代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