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友斑

建築師、公司合伙人,業餘寫作,夾雜於新舊世代之間,寫盡港式生活故事。

藍友斑上星期六約咗老友Thomas食飯,佢係我小學識到依家嘅兄弟,已經有妻室,個仔今年準備入小學,佢笑笑口話:「唉我個仔好快又要面對TSA無間地獄!」你知今時今日TSA搞到風聲鶴唳,雖然我自己無咩點跟新聞,加上目前無生仔打算,但身邊有仔女嘅友人提起TSA,無不叫苦連天,因此我對TSA大概印象,就係要學生不停咁狂操、操、操。

 

「已經唔係可以用狂操去形容,」唔係狂操,係咩?「係地獄,對家長同小朋友都係。」Thomas苦笑。今朝睇咗篇報道,入面提過TSA的確恐怖,一個小三女生係一夜之間,要面對10樣功課,第二朝7點9就要返學校繼續操TSA,有啲小朋友甚至俾TSA搞到自殘「撼頭埋牆」,仲要患上焦慮症。

 

大佬,小朋友嚟架,你當佢機械人唔使抖呀?「一晚10樣功課」對成年人嚟講,淨係聽都已經驚一驚,更何況係一個細路。我仍然好記得,小學時代,即係廿幾年前,我真係無憂無慮咁長大。藍友斑小學時,唔似教育局副局長、或其他高官、尊貴議員啲仔女咁,讀咩國際學校,其實屋企俾得起錢讀international school,但藍友斑老豆話自己都係讀屋邨學校出身,唔見得有咩問題,加上佢係傳統中國人諗法,養仔要「窮養」,於是將藍友斑送去一間北角嘅小學讀書,該小學校址仍在,但已經換成另一間學校。

 

個陣返學仲有分上、下午校,藍友斑讀嘅係上午校,每朝8點返學,每次返學途中經過馬會,就會幫襯門口個伯伯買3蚊一串嘅燒賣做早餐,每日1點放學,當時爺爺接我走,返學行經北角港運城,就會求爺爺去買北角雞蛋仔俾我食,唔係時時有得食,通常要默書拎高過90分先至有,所以,我個陣讀書的目的好純粹,一切就係為咗北角雞蛋仔。

 

放學返到屋企就食個快午餐,之後訓個靚午覺,起身時大概3點幾鐘,我呢段時間有時唔眼訓,就會扮訓覺,其實係躲在被窩中玩GameBoy,之後爺爺就會叫我起身做功課;唔知係當時啲功課易,定係真係量少,我基本上每日唔使一個鐘,就會做完功課,連埋溫書,大約5點鐘就完晒所有學校嘢,開始睇卡通片,超人、美少女戰士個啲都係5點開始播,睇下睇下就6點,之後我又打陣遊戲機,7點鐘阿爸阿媽返到屋企,開始食飯。

 

食飯途中阿爸阿媽例牌會問我功課做成點,讀書讀成點,但我不嬲都唔會點答,因為爺爺已經幫我答晒,如果我考試考得衰,阿爸阿媽通常都會係餐飯入面罵我,但所有罵嘅情緒唔會超過食飯時間;食完飯,藍友斑就會去搵鄰居啲細路玩,細個最愛玩四驅車,當時隔離屋成仔有條好正嘅四軀車賽道,基本上係半個飯廳咁大,樓上樓下啲小朋友往往食完飯,就會去成仔屋企放車,玩到九點,就各自返屋企訓覺。

 

以上就係我嘅童年,同埋老友Thomas嘅童年,我個代可能真係香港人最幸福的一個世代,屋企富足,衣食無憂,讀書考試無壓力,唔會有咩TSA同補習,最多係得一個叫「學能測驗」嘅東西,但從來都無人當「學能測驗」係一回事,大家每日返學,小息玩象棋、鬥獸棋,間唔中會打下籃球,生活就係咁簡單。

 

或者我同Thomas依家先至明白,原來擁有簡單嘅童年,係人生中最奢侈嘅一件事,好多家長相信都身同感受,大家都曾經細路過,當時邊有咁多嘢操,邊有咁多游水、乒乓球、朗誦、英文、法文、領袖訓練、鋼琴、小提琴、跳舞俾我地學?一直以來,我呢一代人,都係天生天養,邊走邊唱,時至今日,依然活得好地地;其實講到底,我覺得最好嘅教育方法,係自由,藍友斑小時候有兩個重要興趣,就係畫畫同砌LEGO,我試過用5千塊LEGO,砌咗座中古城堡出嚟,或者我今時今日做得成建築師,就係細個誤打誤撞,砌砌下積木而培養出嚟嘅。

 

冤有頭,債有主,明明以前我地無TSA,但點解呢一刻會有呢?一切就係教育局,要解決呢個問題,藍友斑鄭重建議全香港嘅家長、學生都要一齊「操」,「操」多啲,對象係淆底走去旅行嘅教育局局長,Mr.吳克儉。

 

*《斑駁陸離》逢星期二、四刊於《香港投資日報》

Share On
Dislike
1
家長     小學生     自由     童年     斑駁陸離     藍友斑     香港投資日報     TSA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