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若元

蕭若元,畢業於香港大學歷史系,人稱蕭才子,傳媒全才。

昨日我在節目中,已回答了難民的問題。有人話我今次已不像之前那麼激動地回答。蕭定一告訴我說話不用太激動,避免血壓高。現在我也盡量輕鬆地回答。這麼簡單的邏輯也不認識,那對他發脾氣有何意思。有一個人是用難民身份在希臘登陸,而他結果走到法國,那和德國是否收難民也沒有關係。而且主謀是比利時人,還有那三兄弟都是比利時人。那法國是不是杯葛比利時人呢?

 

但今日有一件事是不能不憤怒的。今天的《黃金冒險號》陶傑寫,他講完難民可能有恐怖分子之後覺得很得戚,於是繼續語無倫次。他話:

 

「攘外必先安內,如果奧朗德有「打仗」的誠意,在派空軍或陸軍出境之前,第一步是規管監控法國國內所有少數族裔人口,包括三代之前已經移民到法國的家庭,沒收電腦手機。」他是說甚麼?如果以穆斯林家族,在法國有六百萬人。如果包括三代之前,可能有部分已改信天主或基督教。像施丹那些都是如此。現在陶傑所講的是監控法國人口的20%左右。他又舉例「第二次世界大戰,邱吉爾將英國國內德裔公民聚集在許多家大酒店看管」但當時那些人只是少數,他只對支持納粹的人才這麼做。

 

「羅斯福下令將美國日裔僑民關進集中營。這是「法西斯種族主義」嗎?不,這是戰爭。」陶傑說得離譜。美國拘禁日本人入集中營這件事。幾十年後美國還在道歉和賠償。那些日本人已是美國公民,即使打甚麼仗也不能對自己公民這樣做,這是徹底的錯誤。

 

「戰爭需要重大的犧牲,要將人性中的自私、偽善、懦弱,完全擱置。對於西方文明國家,發動一場反邪惡的自衛戰,全民必須暫時自我放棄大量平時享受慣的人權。但今日的西方選民,並無擁抱「法西斯」的意志和心理。」那是不是為了反恐怖主義?若不理人權,陶傑的人權也不用理會吧。那我們傷害他又是否可以呢?

 

甚麼叫做可以放棄人權?「但今日的西方選民,並無擁抱「法西斯」的意志和心理。」這不正是主張法西斯?這些言論怎能不口誅筆伐?

Share On
Dislike
0
最新蕭析     蕭若元     陶傑     法國     恐襲     isis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