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有評論指,指今次法國恐襲原因有二:

 

一是因為「支持史諾登及反對中情局監控通訊,以至自嚐惡果」;

二是500萬伊斯蘭移民未有與政府合作、通風報訊;

 

其中時事評論員陶傑認為「攘外必先安內」,而「大愛包容」的愚民白痴,則「包容多幾嘢,做多D炮灰」。 首先在撇除了陶傑正言若反打兩手的可能性後,這種冷血的言論除了缺乏人性基本良知外,更沒有邏輯。

 

第一,先不論斯諾登揭發的「梭鏡」計劃主要內容為監控各國政要之間的通訊,與恐怖主義並無直接關係;而即使在斯諾登事件以後,美國政府仍能藉《美國愛國者法案》,進行各種情報收集;除監聽電話守則修改外所有收集情報工作一切如常,如何談得上自嚐惡果?

 

再者,個人隱私與國家安全從來都是政府政策天秤的兩端,要徹底根治恐怖襲擊的潛在危機,法國警察與特工就理應授權在街頭對任何市民隨意搜身,入屋搜查毋須禁令。難道這種警察國家就是民主國度中最理想的體制?如是,那請不要再罵香港「黑警」,因為他們按照特區政府的命令,為自行認定的國家安全做事而已。

 

第二,500萬個伊斯蘭移民難道就一定會知道恐怖襲擊的到來?我們至少可以明白一些人會就某些種族、宗教而歧視以至仇視,但因為某些人信奉某種宗教而將提供情報的責任加諸他們身上,那不就等若將伊斯蘭社群視作法國情報部門?再者陶傑既然認為伊斯蘭移民是法國的潛在危機,那他們提供的情報會可信嗎?

 

陶傑提出「攘外必先安內」,意指的是將所有伊斯蘭難民驅逐出境?還是在邊境起圍牆,讓企圖跨境恐襲的恐怖份子無所循型?還是將以國家安全為名,無視基本人權自由,將警察與軍人的權力提升至極限,以「防範於未然」?

 

很多人指法國收容難民太多致令恐襲發生,但根據傳媒報導,法國目前只給予約7,000個敘利亞難民政治庇護,而敘利亞難民亦表示法國是一個「不歡迎難民之國」,在有選擇的情況下寧願前往其他歐洲國家。試問這樣還不夠「安內」嗎?

 

ISIS之所以恐襲法國,是對法國加入聯軍空襲進行的報復,並希望藉恐襲帶來的恫嚇而迫使法國脫出聯軍。其實就算如陶傑所言,堵截所有難民,對500萬伊斯蘭移民進行最嚴密的監視,都不可能禁絕恐襲的發生機會──以俄羅斯為例,目前她只有186個從敘利亞過境至歐洲的難民,但最後卻仍被炸毀客機導致200人以上死亡,比巴黎恐襲的死亡人數更大。 最徹底的「安內」手法,其實就是退出放棄轟炸ISIS,讓他們失去發動襲擊的動機。但這是否就是陶傑及他的支持者所希望的?

 

「權力與利益,才是世界亂像的根源,可惜有些自稱智者的智慧確實太低,只懂得不斷擴張權力與私怨,比毒蛇更陰險。」

Share On
Dislike
3
陶傑     法國     難民     恐襲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