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友斑

建築師、公司合伙人,業餘寫作,夾雜於新舊世代之間,寫盡港式生活故事。

藍友斑對小動物不嬲都無咩特別喜好,亦無飼養經驗,以前細個返大陸間祖屋,有個私家池塘,塘入面養了幾條鯉魚,就此而已。每年放暑假,我就返大陸祖屋住,幾條鯉魚由工人養,我係得閒餵下魚糧,加上家中的池塘保養極佳,鯉魚住係入面十分快活,所以只得九歲嘅我有時都會諗「做鯉魚開心過做人。」

 

後來大個咗,古巨基首《愛與誠》播到一街都係,個個都識唱「做隻貓做隻狗不做情人」,我點會估到,自己到今時今日,竟然會有衝動想養貓。話說我「女主人」Amiee是個貓痴,初初同佢拍拖無耐,佢就問我對貓狗有咩感覺,當時我唔為意,直接答:「貓感覺好公主病,狗就成日發神經囉。」之後佢係咁說我貓貓其實好可愛,好乾淨,我笑了笑,聽完就算。

 

一對情侶行耐咗,自不然會成日上對方屋企食飯,而Amiee家中養了隻啡白色的貓,叫Wing,起初佢見到我呢個陌生人入屋,嚇到以9秒9衝入房,我個刻完全唔明貓諗咩,Amiee就話其實貓好怕陌生人,我上去多啲,自自然就會同佢熟。Ok Fine,望住Wing佢個種驚法,令我諗起自己細細個,見到唔識的三姑六婆上屋企時,會即刻衝入房一樣。

 

第一次接觸Wing是甚麼時候,我已經記不起,但那是無聲無息的,貓咪趁我冷不提防之際,在我身後出現,當時我反而被Wing嚇了一跌,佢見我彈起身,自己都嚇親,速速又跑番房避我。後來牠又跑出來,我第一次用手摸牠,女友告訴我貓喜歡被人掃背,於是我慢慢地,在牠背部來回地輕掃,原來貓在很爽的時候,會發出「咕咕」聲的低吟,而且會不斷在牆上磨頭,我看牠的確好像非常舒服,於是試下摸其他部位,點知唔小心按到牠的肚,原來貓肚是其中一個禁忌位,呢一點好唔同狗,因為狗係俾你任摸邊度都咁舒服。

 

同Wing玩得耐了,現在牠已經不怕我,甚至在我面前「大」字型訓覺,令我有種「終於融入她家中」的感覺。其實女友一直都刻意幫我和Wing混熟,譬如貓平日多數吃乾糧,對牠們而言,濕糧貓罐頭,就是米芝蓮級美食了,平日都是由Amiee餵牠吃濕糧,每次Wing見到罐頭,就會非常興奮,貓嘅世界話複雜可以好複雜,但有時都好簡單,成個小朋友咁。終於有一次,Amiee叫我拎罐頭餵貓貓,我見到Wing起初眼中有猶豫,但罐頭實在太美味的關係,終於牠接受了我的好意。

 

現在我到她家中,不少時間都是在房玩貓,對一個發夢也沒想過要養寵物的男人來說,自己對貓的感覺也很正面,這小生命的確有很難纏的時候,但大部時間,牠都是令你放輕鬆、以及快樂之源。如果你現在問我養唔養貓?我始終覺得自己未夠功力,如果Amiee肯幫手照顧的話,我絕對樂意。

 

Facebook:藍友斑 Bernard

 

*《斑駁陸離》逢星期二、四刊於《 香港投資日報》

 

#香港投資日報 #貓奴 #斑駁陸離

Share On
Dislike
0
貓奴     藍友斑     香港投資日報     #斑駁陸離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