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律政司宣佈同時控告去年雨傘運動期間,七名警察嚴重傷害他人身體,及公民黨黨員曾健超襲警。時事評論員蕭若元認為,律政司延遲一年才告七名警察及同日控告曾健超,怕警察士氣受挫。

 

蕭若元在「謎米香港」節目《蕭遙遊》表示,兩案同日宣告,一來可以搶佔翌日報紙頭版,二來延遲控告警察,對警察亦有一個交代,「我唔係蓄意對付警察」。

 

控告曾健超襲警,主要是他擲水樽及倒水。蕭認為倒水沒有傷害性,故質疑這難以控告襲警。另外,律政司亦控告曾健超阻差辦工,蕭認為並不合理,「你話佢阻差辦工,結果你地咪順利拉咗佢,如果唔係就打唔到佢」。按照最近法庭判決,蕭推斷曾健超脫罪機會甚高,控告他只不過是「搵嚟告架啫」。

 

至於延遲控告「七警」,蕭認為明顯是前警務處處長曾偉雄覺得,如果即時控告七警,將會嚴重影響警察士氣。在一般警員眼中,疑似用尿淋警察,令他們覺得受挑釁,故打曾健超也是公道。另一個原因是,政府害怕再有事端,將會無人支援,「其實係特區政府認為唔可以令差佬嘅士氣挫傷,如果唔係有咩事就冇人幫特區政府」。

 

蕭續說,「暗角七警」一事已鬧大,連聯合國人權委員會都關注,認為涉及「公然使用酷刑」。如果違反人道罪行都不作起訴,則是非常危險。今次「七警」被控「有意圖導致他人身體受嚴重傷害罪」,最高刑罰可判終身監禁。這個控罪,蕭認為反映「唔止係打人咁簡單,係蓄意打人打到人地重傷」。

 

相關連結:

 

Share On
Dislike
0
曾健超     蕭若元     蕭遙遊     暗角七警     節目推介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