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友斑

建築師、公司合伙人,業餘寫作,夾雜於新舊世代之間,寫盡港式生活故事。

有讀者問我點解「男呻」第三回遲遲未有,原因係藍友斑唔寫得,上個月我寫完第一、二回之日,俾Simon罵到傻,佢怪我做咩要「洩密」,由於佢唔係馮敬恩,「女朋友婚約」呢件事真係無「公共性」可言,所以我現在透過專欄向Simon鄭重道歉;至於點解我依家又寫番?好簡單,因為Simon同Cindy,上星期分手。

 

Simon灰到盡咁同我地宣佈分手消息,作為老友我真係好無人性,第一時間係問佢「寫唔寫得?」佢話ok。其實Simon同Cindy兩個分手係可以預期嘅事,事關當日Simon拎三頁A4婚約出嚟,我已經聞到「分手」個陣懦味。距離上次寫《女呻》一個月時間多啲,今日終於可以披露佢地婚約的離譜terms。

 

身為大律師,Simon玩條文算係出神入化,今次佢都俾Cindy考起,事關Cindy個份婚約,其實係對Simon進行「四仔」的監控,分別係「老婆仔(即Cindy本人)」、「屋仔」、「車仔」、「BB仔」。

 

人生最大的難題就係錢,以上「四仔」講到口邊,通通都係錢,Simon初出茅廬做大律師,Case都未有,但由於Cindy要同Simon「一齊努力」,於是要求Simon每個月上繳3萬大元做「婚禮基金」,講真,如果Simon入政府、法院做,起薪都有6、7萬一個月,但即使如此,3萬對於Simon來說,的確係一筆大數,佢一見到呢條Term,已經無辦法簽Cindy個三頁紙婚約。

 

「要你每個月俾3萬,佢自己呢?」Dave問。其實我覺得如果一對情侶去到談婚論嫁的階段,開面見山講講安排,都無可厚非,但原來Cindy只係要求Simon上繳,自己份糧就繼續使。「講到尾,原來所有嘢都係你儲。」我苦笑。呢點都仲未過份,話說Simon今年考到車牌,買咗部二手Benz代步,車價就十幾萬,唔係話好貴,但由於香港地養車都有一定使費(保險、牌費、月租),Cindy覺得如果要結婚,Simon應該賣車,再將賣車所得連同每月使費納入婚禮基金,對好多男人來說,私家車係親生仔,如今要Simon將自己剛入手無耐的親生仔賣走,個種心痛可想而知。

 

一個婚禮要使幾多錢呢?上次我地同Simon計完,埋單要50萬,如果佢真係簽個份婚約,再以Cindy呢個儲錢進度計,每個月3萬,2年後就真係可以結婚,但原來Cindy仲係婚約寫明打算結婚後就生仔,之後全職做主婦,換言之最後得Simon自己一個搏殺,所有家用重擔落晒係佢身上,唔好唔記得,兩邊上有高堂要照顧,除非Simon可以係一兩年時間內薪金大躍進,如果唔係真係搞唔掂。

 

「所以份婚約,我一直都無簽到。」份婚約無法律效力,但其實係愛情期限,Simon亦知道如果唔簽,就係等於同Cindy的九年情劃上句號;邊個講分手嘅?「其實大家知道都好難繼續落去,我地都好無奈。」香港的男男女女日呻夜呻,總有磨擦無法解決,或者梁特的「土地問題」,看似荒謬,卻是解釋一切情愛矛盾的答案。

 

(「男呻」三之三)

 

「男呻」三之二:
https://news.memehk.com/posts/10467

 

「男呻」三之一:

https://news.memehk.com/posts/10428

 

藍友斑 Bernard

 

*《斑駁陸離》逢星期二、四刊於《香港投資日報》

 

#香港投資日報 #男呻 #女呻 #結婚 #婚禮 #洩密 #土地問題 #港男港女 #斑駁陸離

 

 

Share On
Dislike
0
結婚     藍友斑 Bernard     斑駁陸離     藍友斑     男呻     女呻     香港投資日報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