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友斑

建築師、公司合伙人,業餘寫作,夾雜於新舊世代之間,寫盡港式生活故事。

適逢校慶大日子,藍友斑去中學探恩師,話題好快就圍繞李天命。

李天命教授應該是繼李輝之外,如今網絡上最紅的人物吧?「雙李」先後攻擊陳文敏以至馮敬恩,已有不少精彩文章抨擊其邏輯謬誤,我就不再多講了,關於李天命,反而有一些趣事、逸事可以談談。

話說藍友斑最敬佩的中學老師,是李天命仍在中大執教鞭時的中大學生,李天命之所以成為一代人的偶像,不是因為他擁有比陳文敏勁二百倍的學術成就,而是因為他好型,點型法?老師憶述:「李生佢平時上堂,係一邊食煙一邊講書架!」即使是現在,你都很難想像有教授邊食煙邊教書吧?「同埋李生佢講書超有趣,總之佢一上堂,lecture room的樓梯都會坐滿人,堂堂爆滿,啲人企到出課室,就係為咗見李生一面,聽李生講笑話。」

聽下聽下,就連藍友斑都好嚮往上李天命堂,堂內一定非常有趣又好笑了;至於李天命最有型的自白,根據老師所講,唔係佢用「石頭悖論」去推到全能上帝的存在,而係某次上堂的開場白,李生攤開雙手,同學生講:「各位,This is my universe 。」(此時此刻,課室是我的宇宙。)

上堂上到如此氣吞天下,呢種型法,真係稱得上timeless。由於李天命的行為實在帥得交關,可以想像佢一定有大量女fans,你諗下都知;加上李天命某程度望起來,都幾似日本型男,有人笑佢同「神之手」加籐鷹非常似樣,傻的,話李生似「神之手」,李生知道可能會非常開心,因為鷹生佢事實上都係個型男;而在我眼中,李生甚至稱的上係年老版的木村拓哉,絕非擦鞋或過譽,而李天命的書,即使唔係全部,總會睇過一、兩本。

「唉,所以我唔明,點解佢會淪為李輝、李國章、周融之流。」老師的嘆息,我都感同身受,因為李生發文之日,社交網絡上全部人都表示難以置信,我最深刻的一則留言是「係唔係有人冒李天命個名寫文啊?」人世間最遺憾的事,除了是至愛的人離世,就是看著一代偶像墮落至不似人形,許多許多的價值觀、嚮往、想像被徹底推翻,所謂的「千年道行一朝喪」就是如此。李天命的墮落,對於那一代視他為偶像的年輕人說,至今都無法接受,因為他的敗北,不是因為外在行為,而是在於他的內心想法:堂堂大教授,竟然寫出如此小學雞水平的文章。

李天命推論全能上帝不存在,現在看來當然是合理的,因為世上真有全能上帝,衪怎會讓李天命,以至許多昔人值得尊敬的人淪落至此?

或者上帝現在的心情跟我們一樣,無法理解一代「哲人」的墮落;衪聽見了人間的蠢事,只能搖搖頭,點起手中的香煙,深深吸了一口,呼出的是無法言喻的嘆息和落寞。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