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友斑

建築師、公司合伙人,業餘寫作,夾雜於新舊世代之間,寫盡港式生活故事。

我任職的建築師樓,其實在內地開設分公司已有一段時間,藍友斑間唔中都要返大陸跟一跟project,往返最密的就是北京,而公司係九月搞咗個交流計劃,大老闆問我有無興趣上北京搞面試,發掘下啲有sense的準畢業生,我口快快咁答應咗,出房後先知中伏:事關HR Susan同我講,今次北京要請十個人,但收到的applications,係二千封。

「二千封?唔係玩到咁大呀嘛?」我個腦空白一片,點樣先可以in晒二千人?啲行家話大陸大專生過剩,我開始明白,因為只得少量車馬費的intern post都有成二千人報名,可想而知幾多人不問酬勞,但求有工返。好在Susan同我講,北京個邊會搞筆試、group-in,我負責in的是剩低個五十人,咁都好啲。「老闆話見你忙,個十個人就會撥入你北京個邊條Team,幫輕下你。」哇,多謝晒喎,有時老闆好天真,如果你話請十個full-time就可能有用,請十個intern,教佢地做嘢隨時仲麻煩仲浪費時間。

塵歸塵,土歸土,講咗就要做,於是剛過去個星期六,我飛咗轉北京見一見班intern,我將最後五十名分做五組,無錯,又係group in,純粹因為慳時間慳力,而每組最出色的兩個,就會正式做我跟班;因為係大陸,我set咗個好迎合大陸的topic,三個字「中國夢」。

果然入得final-in,好多都係精英,分析都有頭有路,最impress我的,是一個叫「仲軍」的男生,佢外表就無咩特別,唔係高大有型,但望落好醒目,人人講「中國夢」都會提起習總,佢係唯一一個成篇speech都無提過習總的面試者,我地係香港公司,唔怕咩「政治不正確」,我好記得仲軍嘅「中國夢」,係起可靠的公屋俾生活艱難的貧民住,相比起一個二個話起摩天大樓,仲軍的答法非常出眾。

面試之後,我叫佢同我落王府井間Starbucks飲杯咖啡,離開office,佢明顯無咁健談,我留意到佢對皮鞋磨到花晒,而且件西裝非常殘舊,或者佢家境未必太好,誰想到,內情比我想的更淒涼。

仲軍談起家庭,很黯然:「我是天津人,你還記得早些月份,天津發生甚麼事了?」嗯,那場驚動世界的天津大爆炸,「我的家,就在爆炸地點附近,父母因為那場爆炸,都不在了。我因為在北京,所以逃過大難。」

眼見仲軍流下男兒淚,我一時語塞,只能連聲抱歉,他說不打緊,親人已逝去,但自己仍活著,路就要繼續走,「你真是堅強。」我說。仲軍告訴我他希望能成為一個建築師,是想能發揮自己的專長,減免一些慘絕人寰的災難:「根本不應該在化工廠旁起住宅!這是土地規劃的大錯。」然後他談起自己的母親,本身來自農村的她,因為一場水災,家中的房屋塌了,所以仲軍小時候就立志,要起不會塌的房子讓母親住。

「母親的遭遇讓我有了這樣的中國夢。」大男孩拭乾眼淚,緊握拳頭。

 

藍友斑 Bernard

 

*《斑駁陸離》逢星期二、四刊於《香港投資日報
#香港投資日報 #中國夢 #習近平 #習總 #天津 #大爆炸 #斑駁陸離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