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友斑

建築師、公司合伙人,業餘寫作,夾雜於新舊世代之間,寫盡港式生活故事。

Kevin一年前辭了醫生工作,加入無國界醫生去非洲做義工,老實說,我很佩服他這種毫無銅臭又大愛的醫生;終於他回港行醫了,作為大學時的巴打,我知他好杯中物,於是約他到Lobster Bar飲番杯,洗一洗塵。

 

選Lobster是因為這裡的景觀,前方無遮無掩,一眼望晒金鐘,同埋香格里拉好近Kevin屋企,佢踢拖都行到嚟。

 

我預早到酒吧,點了杯黑啤,怎料在等Kevin期間,旁邊有三五成群的黑絲港女,談吐時而大笑時而尖叫,可說是當日Lobster的污點,然而最令藍友斑作嘔,卻是她們的講話內容。

 

有一港女向一眾女友人訴苦,說近來她的追求者質素參差,譬如說有一個男追求者出入都只帶膠錶,隻錶望落污污糟糟;「咁嘅手錶點出入IFC呀?虧佢仲話做銀行,勞都無隻。」旁邊一眾港女深表認同,說看男人要先看他的手錶,就可知道他的性格。

 

或者藍友斑真的長得似吳彥祖,班港女開始將目光投在我身上,睇得出佢地對眼已經色迷迷,但當她們scan到我左手上的Casio,竟然講了句「靚仔有咩用呀,戴Casio。」

 

對住港女,藍友斑甚少發火,但由於講起我,禮貌上我都有權回一回應,我笑說:「各位小姐,我絕對同意你們所講,一枚手錶絕對能反映男人的性格。」

 

藍友斑左手手腕戴住的,是一枚用了25年的Casio,這手錶是父親送給我的禮物,它防水之餘,25年來從未換過電,仍然準時行走,縱使家中有各色各樣的錶,但日戴夜戴就是這隻。

 

但我沒告訴她們這些,卻說:「我想你們並不知道,我家樓下賣菜的老伯伯,他戴的是一枚銀色的精工,那是最平庸不過的款式,但他每天準時開檔,靠雙手養大家中三個孩子。我想他一定是個樸實、堅韌的男人。」

 

「所以咪賣菜囉。」有一港女反駁我,我於是繼續講:「你聽過陳智思吧?不知道我也不怪你,anyway他的家族擁有泰國盤谷銀行,是行政會議成員,但他無 論開會見人,西裝骨骨也好,都是戴著一枚又殘又舊的電子錶。我和他吃過飯,不談政治談跑步,他熱愛馬拉松,戴電子錶方便跑步,我相信他是個開朗的男人。」

 

一眾港女突然之間鴉雀無聲,也許她們一時語塞,唔知點駁藍友斑;剛好Kevin到了,他果然穿短褲T-Shirt涼鞋look,手戴一枚連牌子也沒有的電子錶,我特登大聲點喚他過來:「DR Lui 好耐無見!捨得返嚟做醫生啦終於?」

 

他一面腼腆,尷尬地說:「使唔使咁作狀叫我DR Lui 啊?Kevin咪得囉,你條友。」港女望一望Kevin,再望望我,突然口風一轉對我地講:「哎呀,其實男人最緊要有內涵囉......話時話我最近有少少頭暈身痛,醫生你可唔可以幫我睇下呢?」

 

藍友斑 Bernard


*《斑駁陸離》逢星期二、四刊於《香港投資日報


#香港投資日報 #手錶 #港女 #男人 #men #lobsterbar #陳智思 #watches #斑駁陸離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