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若愚

傳媒、出版工作者。先後於立場各走極端的機構服職。撰有著作數種,包括《中國潮語通識》(2011)、《驚世尋謎 屍人檔案》(2015)。曾為《新報》撰寫「華夏之謎」專欄。

面書新增「代理人」功能,供用戶生前授權他人,於自己死後代為管理帳戶。此功能一出,面書立時跨越了生死維度,在人生何去何從的終極哲學實現大躍進。

 

在哲人俱萎的世代,面書成為了不少人的存在意義,多少人每天為螢幕上無聲的喧鬧折騰,為某人一句無聊留言耿耿於懷,為一則心情片語LIKE數多寡念念不忘。我們活得很輕浮,恰如無根浮木隨波逐流,可誰不如此?古語有云,不作無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既然你我未能免俗,轟轟烈烈地活出一趟呃LIKE人生,又何錯之有。

 

現在,這種呃LIKE精神延續至死後,從今以後,世人不僅為生前的人氣煩惱,還要為死後的「鬼氣」憂心。一旦閣下離世,面書的「生活時報」霎時變成虛擬靈堂,親友的R.I.P.數量,將與靈堂前的花牌一樣,成為死者生前有否廣結善緣的指標。可幸的是,用鍵盤按下R.I.P.用不上數秒,而且經濟實惠,遠較買花牌節省及環保,除非閣下姦淫擄掠勾二嫂犯眾憎,又或者名叫CY,否則一百幾十個縮寫Rest in peace,理應走不掉的。

 

可以想像,倘若R.I.P.過份零落,最感為難的肯定是那「死後代理人」。依日常邏輯,若面書人氣凋零,管理人大可嘩眾取寵,像陳奕迅唱:「你 叫我做浮誇吧 加幾聲噓聲也不怕」;但死者為大,面書靈堂寧可冷清,萬不能出現噓聲,故死後代理人難免步步為營,最佳辦法還是效法公務員守則:不做不錯,以免故人死不瞑目,徘徊電腦或手機前不肯投胎,永不超生事小,最忌晚晚報夢扮鬼臉投訴,妨礙發綺夢事大。

 

為免代理人難做,筆者溫馨提示大家妥善訂立遺囑,為自己的面書遺產作一番詳盡規劃。以往訂遺囑是富人專利,如今網上世界早已大同,如欲死後面書「好好睇睇」,花多點心思總是值得的。同為人生大事,結婚儀式不乏Wedding Planner代勞,說不定將來衍生Dying Planner,由宣佈死訊的用語、顯示遺容的車頭相,以至整個虛擬殯儀流程,均能悉心安排,務求讓閣下死得繽紛、死得精彩,雖死無憾。

 

笛卡兒說:我思故我在;朱克伯格說:我LIKE故我在。死後代理人的設立,令面書跨越了生死維度,試想想,縱然用戶已逝,但帳戶仍然運作(由代理人營運),文照PO,LIKE照呃,是不是很有「雖死猶生」的意境呢?

 

最怕日後面書新增’DISLIKE’按鍵,於某人的死訊欄,出現1000個LIKE、999個DISLIKE,那究竟是大家對其離開深感「高興」,抑或是對該發文感到「反感」?媽呀我好混亂呀。

 

王若愚 facebook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cynicalidea

 

Share On
Dislike
0
FACEBOOK     王若愚     代理人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