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嘉鴻

人民力量執委,曾任職國際顧問公司,對世界各國的金融系統、退休福利制度、人口政策、與醫療融資方案,都有深刻的認識,同時熱愛古典音樂,AM730《亂世凡音》專欄作家

上月政府展開「我們未來的鐵路」第二階段公眾活動,就七個地區鐵路方案構思作進一步的研究和討論。這是很重要的香港規劃諮詢,我會嘗試在本欄逐一談及。不過,今天先說一個相關但常被忽視的問題,就是鐵路車站命名的問題。

 

車站命名是茲事體大的事,站名往往因為習慣而變成所在區的地名,不能輕率。然而,偏偏不少香港車站的命名都非常任意,毫不尊重歷史及習慣。

 

例如,太子站出口不錯是位於太子道西,但傳統上是旺角的一部分(旺角差館就在出口)。又如天后站雖然在天后廟道口,但那裏本稱是銅鑼灣。而銅鑼灣站現在的位置,其實應該稱為東角。這些站名現在已成為附近區域的稱呼,而傳統上與銅鑼灣相距頗遠的鵝頸橋,現在卻被視為銅鑼灣區的一部分了。

 

不過,最可惡的要算是「奧運站」。奧運站所在之處明明就是大角咀,大角咀是非常著名而且是坊間常用的地區概念,怎能隨意讓一個紀念名稱代替呢?何況奧運站也是很小家子氣的命名。

 

外國不少城市的鐵路都有車站名為奧運,但都是曾經主辦奧運會的城市裏的奧林匹克運動場所在地。香港未曾主辦過奧運會,車站附近也沒有大型運動場所,把該站稱為奧運站簡直是貽笑大方。我祈求下一代人不要把大角咀區稱為奧運區。

 

要改變營運中的車站名字是很困難的,但還未建成的車站,仍然希望能夠力挽狂瀾。

 

我自小的認識,西環從來都分為西營盤、石塘咀和堅尼地城三區。但是,將於數年內通車的西港島線單單是沒有石塘咀站,卻變成香港大學站。香港大學確實是歷史悠久的地方,但在一個人文底蘊深厚、尊重本土歷史的城市裏,即使是最高學府,也應讓路給歷史更久遠而仍然具生命力的地理名稱。

 

有說東鐵線的中文大學也有大學站,為何香港大學不可以?對的,因此我的願望是香港鐵路出現「石塘咀站」和「馬料水站」。

Share On
Dislike
8
MTR     港鐵     石塘咀     馬料水     鐵路命名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