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佔領運動』(後稱『佔領』)雖已完結,但過程中有很多人和事,值得回顧和反思。

網上已有很多人,對整場運動作出詳細紀錄和反思,包括蕭生的網台節目《蕭遙遊》。何需我再多此一舉,另作回顧呢?
或許是角度和處境不同吧!筆者是一名腎衰竭病人,需要長期洗腎以維持生命。幸好在今年七月,得好心人捐岀腎臟,令我免去洗腎之苦,有如重生一樣。換腎手術完結後,並非一了百了。由於需服食大量抗排斥藥,而份量要不停調較,否則它所引起的副作用,反而會傷害新的腎臟。故此,只要醫生從我最新的血液報告中,發現有不正常情況,便要我入院作詳細檢查。

從『922大罷課』到『佔領』結束,筆者有大部份日子都身處醫院。所遇到的,全是醫護人員及病人。把這段時期的醫院見聞紀錄下來,多少能反映到他們對『佔領』的意見,更可作為歷史紀錄。

922罷課

9月21日,我因藥物的份量過大,導致白血球下跌而入院。所以在『922大罷課』開始時,我正在腎科病房,透過病房電視,留意整個過程。雖然我白血球過低,容易受感染,可是並非住隔離病房,而是住『大房』。『大房』分為『男病人』和『女病人』兩個範圍。『男病人』大約有十個床位。醫護人員很好,每逢早上開電視時,都會詢問病人想看哪一個台。但入住腎科病房的,不是『洗腎』,就是『腹膜炎』。身體疲累,精神不振。根本没有心情看電視。很少人像我,整天走來走去,連三餐都去醫院餐廳買。很多時,我都會要求看廿四小時新聞台,往往都没有人反對。

922當日,我由早上開始留意事情發展。『親眼』看著百萬大道愈來愈多學生,直至完全坐滿。護士們如常工作,偶然望了電視一眼,不以為然。而醫生們根本没有時間,去關心其他事情,巡房已經夠忙了。直到下午,巡完房,又未到派藥時間。緊急的事情,已處理得七七八八。護士和醫務助理才有閒情交談。當時百萬大道已被『迫爆』,學生輪流在台上演講。電視不能調得太大聲,但我都聽到他們的話。我聽著學生演說,看到迫滿人的百萬大道,心裡一直產生懷疑。記得上一次罷課,是『反國教事件』,屬於教育議題;但今次是由『人大831框架』而起,這關係到中央對香港的管治,中央怎會輕易讓步!?所以,我覺得成功機會極低。

可是,我是支持這次罷課的。原因很簡單:即使政府拒絕讓步,至少可以引起社會關注。我仔細聽著演講。就在此時,一名護士在我眼前經過,說:『罷乜鬼課呀!個個都乘機唔返學之嘛!』從她的語氣,好像有諸多不滿。
 
我說:『都唔係嘅!佢哋都係爭普選啫!』這句話,好像說中了她的要害。她即時黑臉,說:『咁以後都唔駛返學喇!走哂出街咪得囉!』當時我並不知道,她為何這麼憤怒。那時還未有『黄絲』『藍絲』之分。但我猜想:莫非她是『親中派』?

在我接觸的醫護人員之中,有『親中派』,也有『親民主的』。有些會罵示威者搞亂香港,另一些則欣賞學生的堅持,更有人去佔領區幫手。但印象中,『親中派』較多。
 
話說回來,當日下午,護士們一有空閒時間,就討論罷課事件。我聽她們談得興高采烈,便留心她們有何『高見』!還以為是有什麼偉論!原來有幾名護士已為人母,怕罷課會令子女誤會,只要以『爭取民主』為名,就可以不上課,乘機逃學,荒廢學業 。而那名護士更搞笑,她怕子女罷課留在家中,會影響她的娛樂活動。例如看電影、逛商店等。

究竟她有否想過,今次罷課的意義何在?學生們努力為香港的未來。未來,即是為了我們的下一代。

但有很多人,只為了自己方便,就抹殺了學生的努力;只想著短暫的現在,而忽略了長遠的將來,豈不是太短視嗎?這個問題值得深思!尤其是現在『佔領』已完,我們還應否堅持下去呢?
  

(未完,待續)


作者簡介:
黄增健。寫作人。支持真普選。長期病患者。(2014年換了腎。)
樂觀主動,唔信唔得!

已出版:《閱微書齋》(次文化堂)
即將出版:《透析人生》(文創社)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