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人或許會認為這個轉變沒什麼大不了,由專業團體審核專業資格,不是理所當然的嗎?若我告訴你「專業意識」本身就跟極權意識有甚多相近之處,專業團體本身就是建制的一員,很多時它們的決策都是不利於公眾利益的,不知道你會否立即啓動防衛機制,不想...

10/01/2016 上午01:39
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