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挖空心思盤算四月的日子。我把那雪櫃的飯菜吃了一個又一個星期,直到菜酸了…… 我數算著我的開支,把那不需要的通通忘記……讓自己剩下多一點

30/04/2015 上午10:44
贊助文章

雖然那便利店只是幾個路口之隔,但是夜深時分,滿臉鬍鬚的我走在街上只為買刮鬚刀,若又遇上警察,又不知會鬧出甚麼笑話來。於是等到第二天才買……

27/04/2015 上午11:41
贊助文章

我在大學迎新營的師兄說,理想的大學生活是這樣的,上莊、走堂、泡女。我們中七後,竟然考進了那在馬料水的大學。我們倒沒有參與任何學會,當然也又不像那些未從高考中醒悟的書獃子那樣,整天窩在圖書館。。 因為我們創立了一個學會。 那...

26/04/2015 上午12:34
贊助文章

在獄中每天都難過,最難過的是睡醒後至出倉,到中午監房阿Sir換班的一段8小時的時間。一旦換班後時間就會較快過了,原因是監房在下午的日常安排較緊密,活動也較多,等到食晚餐時,你會感到一天又完結,心情會比較好。

24/04/2015 下午03:57
贊助文章

我那時候喜歡武俠小說,金庸、古龍、梁羽生都讀得滾瓜爛熟,他愛看靈異書籍,不,他喜歡用的字眼是超自然。兩類書都不大見得光,有位中文老師更在最後一課時說「我希望大家放暑假不要只讀武俠小說,要看認真書寫的讀物。」嘿嘿,真是滿口狗屁,當時我認...

20/04/2015 上午12:42
贊助文章

「如何回到當時」。怎樣勇武驍悍的旺角勇士再也抵不住清場,亞皆老街和彌敦道相繼開通,少不了幾番流血衝突。暗自羞怯,當時正在趕一份Paper的死線,原諒我還是有那麼一點自私,也沒有到場支援。只是念及當時萍水相逢的江湖俠士,不知清場後各散東...

18/04/2015 下午06:28
贊助文章

聽說盲目的人是對其優點無限放大,對其缺點予以無限包容。相信我也不能幸免。即使我願意改變自己的本性去與他相處,但開始覺得價值觀不同的兩個人不能單靠遷就來解決問題。特別是在大是大非面前,只得一條筋的我難以理解為何他至今為何仍然會對身邊的事...

13/04/2015 下午07:07
贊助文章

上一篇說過監房各職級阿Sir,本篇正式講述一所監房內的每天流程。之前在荔枝角收押所大概也有描述,但正式『拍』正後到監獄則有所不同,每天程序由六點半開始…

13/04/2015 下午05:56
贊助文章

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 或者所有人都沒有想過在有生之年竟可在干諾道上席地而坐,或在彌敦道上仰頭觀星。偶然的契機使香港人奪回真正屬於他們的土地、手持與極權談判的籌碼,及後卻未知前路如何,只得合力苦苦守著足下寸土&...

11/04/2015 下午05:19
贊助文章

懲教署的編制與警察等紀律部隊相同,一個環頭最高的指揮官,俗稱監頭的阿一的是懲教署的高級長官,膊頭上有一個大餅,加兩粒花的是『總懲教事務監督』,即警察的總警司級。通常是大環頭監房的阿一,如赤柱、荔枝角、石壁,而中型及小型監房的阿一就是比...

30/03/2015 下午05:57
贊助文章

這位小學同學,也是我身邊小數公認為成功的人,只在地產界打滾了幾年,已被招攬到一個名為「香港大富翁」的Whatsapp group,內裡有大至長江、新鴻基、信和,中至美聯、田生、中原,甚至小至世華、忠誠,總之差不多全香港的地產商、經紀行...

30/03/2015 下午04:38
贊助文章

『過界』,是由一個監房轉押到另一監房的名稱。一個被判入獄的人士,除極少數外人士外,都必定會經歷過界這過程!假設你不幸被判入獄,又不得以社會服務令等刑罰代替而必需坐監,經過『拋』之後被『拍』正刑期,又再次回到荔枝角收押所正式穿上啡色囚衣...

18/03/2015 下午02:57
贊助文章

惟獨一個女記者,窮追著那年青人。 「先生、先生,問多句,應該點稱呼你?」 「我姓張。」 「咁應該點稱號你?」 「張癸龍。」年青人頭也不回。 「貴族個貴?七星神龍個龍?」女記者想確認。 年青人道氣被打...

15/03/2015 下午02:07
贊助文章

我望著手機的時鐘,已經3:49,我不禁心急起來。但警察竟然閒聊起來:「麥當勞又有印花咩?邊份報紙架……但係寫3月13日,仲用得咩」我立即指著那些細字:「去到凌晨4點,所以我好趕。唔該你可唔可以快點」

14/03/2015 下午12:06
贊助文章

在「拋」的時間是痛苦的,痛苦是來自你對監房的環境不習慣,和對判刑的猜測內心忐忑。「拍」是一個決斷,你「拍」後,你重新回到荔枝角收押所,已經沒第一次的惶恐,「拍」了之後人也有個解決,心會漸漸隱定下來。「拍」之後你會被安排到荔枝角的「新人...

11/03/2015 下午02:57
贊助文章

大學是一個Love is in the air, lovers are everywhere的地方: 住宿舍的你可以日對夜對對一個人24小時,你們食飯、洗澡、上課、Hea,甚至睡覺都在一起。尤其是在中大,於這個偌大的校園,在孤清的夜...

06/03/2015 下午05:42
贊助文章

一年多前,課上讀到「公民抗命」還覺得是一個很遙不可及的概念,怎料這竟在一剎那成真。大概學聯也發覺總困在添馬一隅高呼抵抗暴政極權無甚效用,因為689 doesn’t give you a SHIT。公民抗命的星星之火終於燃起...

01/03/2015 上午09:20
贊助文章

「我不要天上的星星,我要塵世的幸福。」——馮唐《萬物生長》;殊不知,塵世的幸福有時卻比天上星更難得。 我身旁有一個空位,他正朝我旁邊走來。待他放下了肩袋安頓好,我才仔細的端詳他的模樣:那是一張清癯俊秀的面...

28/02/2015 上午06:59
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