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見到類似嘅“和理非非”論調,感覺就同自從有自由行小童當街或喺商場內便溺、北區大量水貨客影響市民日常生活之後,經常聽到嘅“大家要包容”基本一樣 - 講同唔講個要求/期望都係落空!至於兩...

04/08/2015 上午12:15
贊助文章

莎華用左手中指翻開眼皮,右手執著筆,在睫毛之間與下方逐筆逐筆地畫成一條黑色粗線。 「哎呀!」她趕忙拿棉花棒擦掉畫出界的黑線。 莎華很少化眼妝——不畫內外眼線、不塗眼影、不擦睫毛液。除了因為懶惰,她可有冠冕...

02/08/2015 下午03:32
贊助文章

莎華在大學時代讀過西蒙波娃的女性主義理論,與同窗揚言:我們也向她學習,這一輩子都「不做家務」。思婕不是莎華的大學同學,是舊公司同部門的同事,她不知道莎華於大學時代的事情,以為但凡女人都愛聽那樣的祝福。

25/07/2015 下午10:17
贊助文章

點解近呢十幾年不單止人人都話要「終身學習」(鼓吹呢樣嘢嘅前高官唔知係有心靠害定係癡線嘅),重要「闔家讀書」?除咗上面提及嘅「請假陪子女溫習應付考試」例子之外,相信大家,包括唔少老師同校長,都知道有唔少幼兒生、小學生嘅勞作、功課係家長(...

10/07/2015 上午01:46
贊助文章

坐監對一個嗜食的人是非常痛苦的,皇家飯來來去去都只是豬牛雞,烹調的煮法不外白烚加味汁,魚則只作油炸。當中肉食份量其少,如要有額外的肉食,及想品嘗其他味道,方法有三。

07/07/2015 上午10:57
贊助文章

我打開錢包一看,整個錢包竟然只有一張10元,背脊頓時感到一陣涼氣,於是從掏出我的零錢包,打開一看,一眼看到有10元和5元和其他硬幣,心想應該都會夠的。我一面望著座位表選了I8,一面點算著我的硬幣。當我把最後一個硬幣倒出來,我發現竟然仍...

06/07/2015 上午09:57
贊助文章

「啪格」鮫叔右腿關節折斷,老頭順勢一勾,鮫叔再也站不住,一屁股坐在地上。老頭順勢一腳,踢在鮫叔左耳。鮫叔後腦撞在雪地上,左掌的的酸麻已傳至上臂,只得用右手撐著。他見老頭抬起右腳,腳底向著自己的臉,只要一踏下來,任他武功再高,亦難逃一死。

30/06/2015 下午11:19
贊助文章

話說詹培忠1998年因事入獄,見O.N. 犯人有奶茶供應,食正常餐的囚犯卻沒有。嗜奶茶的詹培忠於是作投訴,最後事情搞得很大,而懲教署最後也作順從,為其他囚犯每星期提供一次奶茶,雖然這奶茶跟高牆外有著雲泥差別,剛入冊的囚犯總是嗤之以鼻,...

29/06/2015 下午01:57
贊助文章

話說林中老人的武功,除了拳掌刀劍,還有一門護身神功。與坊間的金鐘罩、鐵布衫等硬功夫不同,此功講究放軟身子,拳腿打來,如入泥海;練到精深處,肌肉隨心所欲,可先卸後黏,藉以控制對手。後世有人以身體黏住匙舀刀叉等物,不過是此功的旁支而已。

22/06/2015 下午10:41
贊助文章

不過監獄的餐單是經政府營養師設計而定,而我亦見很多患糖尿病的犯人,在囚期間血糖指數每每正常,有時甚至能降低,這皇家「糖尿餐」可能真的有其效。

22/06/2015 下午04:57
贊助文章

但我最重要的電腦再一次沒有反應。任我如何按那電源掣,它卻沒有任何燈光,也沒有任何聲音,只是給我一片沉默…… 昨天它還是我周末的伙伴,今天它又再一次走了。看到垃圾埇中的壞電掣,我無法控制內心的悲傷,只好離開...

22/06/2015 上午11:57
贊助文章

19S終於來到,我已經忘了時間,但當我走到八達通前,看到那價錢竟然是$21,心中便猶疑還乘車,還是下車找其他方法呢。那時看到幾個人湧上車廂。於是我閉上雙眼,忍痛地拍上八達通,然後立即在僅餘的空位坐下了。就這樣,我坐上了港島開往將軍澳的...

21/06/2015 下午02:59
贊助文章

這個空虛晚上,我收拾東西的時候,角落散發著閃閃的金光,把我的目光凝聚了。仔細一看,那是一毫向我作出的呼喚,它的出現讓我的內心泛起一波又一波漣漪。我多麼希望把你帶進我的生活中,一同經歷世間的甜酸苦辣。

17/06/2015 下午02:57
贊助文章

「賈兄,避開!」鮫叔叫道,左掌格開中年漢子右拳,右肩一縮,避過老頭的鷹爪。 賈禮賢忙躲在桌底,那小巷是條死路,身後土牆高兩丈有餘。只見湯水四濺,原來鮫叔抄起沙鍋,將熱湯撥向兩人。老頭向後急躍丈餘,中年漢子卻走避不及,被熱湯燙得哇...

16/06/2015 下午04:27
贊助文章

在這個缺水的晚上,上天卻不肯為我流下一點的淚水……

16/06/2015 下午01:57
贊助文章

監房餐每日每餐其實都有變化,甚至每個監房的廚房每日也會出示早午晚的餐單。監房內的餐單食物兩句說話「豬牛雞魚蛋菜飯」、「紅綠黃妹橙包奶」已包括所有的食材。

15/06/2015 下午03:57
贊助文章

本篇說的是監獄的「行」,篇幅將會很短,因為囚犯基本上是沒有「行」的自由。在監房內犯人由一個地點「移動」往另一地點,是一定要由職員監押的。若有犯人在監獄內某一範圍內自由走動,該犯人的受監期數主管必定是失職。Cat.A重犯更會是由兩至三名...

08/06/2015 下午04:57
贊助文章

鮫叔長嘯一聲,跨過小梅的屍身,直向那坐在床上、睡眼惺忪的少年走去。那人見鮫叔走來,滿目驚惶,旋又平靜下來。 屋外的村民圍著草屋,手握泥耙之類的農具,聽見長嘯,都不敢再踏前半步。過了半响,只見一人走出來,雙目通紅,左手握著短刀,右...

07/06/2015 下午11:05
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