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穎嫻

熱中社會、政治、政策研究,天亮在大學任教,天黑在劏房瞓覺。

精選提要
阮穎嫻:熱中社會、政治、政策研究,天亮在大學任教,天黑在劏房瞓覺
精選提要
阮穎嫻:熱中社會、政治、政策研究,天亮在大學任教,天黑在劏房瞓覺

去年施政報告話要擴大內地交流和實習名額,今年梁特首重話要多多與內地中小學締結姊妹學校,資助中小學生至少各一次到內地交流。

這種交流我去過2次,除小量手續費,旅程不花本人一分一毫,大排筵席,招呼周到,又有機會到處遊覽。至於認識國情,又名「洗腦」的效益,則見仁見智,有部分人在完結後更加感受到祖國的美好,並不出奇,對我好像無成功過

這種排場是小兒科,在人民大會堂內根本不敢舉機

玩就記得,腦洗不到

第一次是去北京的十日中學雞團,又要校長推薦又乜又物,最後我得左。一團200人,浩浩蕩蕩在香港機場出發,付出的只是$500 行政費。第一天好像是去人民大會堂聽領導人訓話,以北方話來形容:「格調非常高」。當時年少無知,戰戰兢兢,但那些普通話,一來京腔,二來太悶,我全都聽不進去。

第二天早上,主辦單位安排我們清晨五時天未光起來去天安門廣場看升旗,天還未亮,大家都打著哆嗦觀賞解放軍升旗,多麼愛國的行程。然後幾天都是上午上課,下午遊覽。主辦單位請來北大清華的教授講解中國各方面如外交、文化、政治的實力。還記得那所大學的講堂,座位抽屜很多都有啡色一舊的東西,非常嘔心,我每天都嘗試找一個沒有那舊東西的座位。講堂好像沒有空調;沒辦法,國家能源消耗大,發電效率低,沒空調是正常事,縱使當時是盛夏八月。在那溫溫吞吞的大廳裡,夾雜著怪味汗味臭味,我不是不想聽,我已經很盡力撐了十五分鐘,然後飛快地睡著了。

養足精神後,下午去遊覽清華的歐式校園,北大的未名湖,和同學仔連跑帶跳登上八達嶺長城,晚上在聯歡晚宴大玩遊戲,然後回到酒店與學員促膝談心至天明。第二天早上,又使出睡眠大法,到今時今日,我記得的只有玩。

當中還有些探訪國家司法部、教育部等等行程,我們只是穿著行政人員套裝扮野而已,對於一班中學生,國家人員都是公式地介紹一下做騷咁做吧。最頂癮的是,有一個下午沒有行程,我們困在酒店裡,看了一整套全長兩三小時的《建XX業》,實際的名字已忘記,那條片是黑白色的,並不是 Angelababy 演出的那一套。說是看,不如說是「播」了一遍。我最記得是當片尾的謝幕字體終於徐徐升起時,我們自發地全體站立拍手歡呼。因為終於播完了!領導肯定在一邊揉著下巴說:這個國情團,很有效果吧!

了解國情要看社會民生

我對民生國情的了解並不來自講堂,而是經驗。團中有數個同學不舒服,有人要提早返港,更有人要入院,其中一個聽說是因為吃了王府井大街不潔的食物。有一晚我們去「巴西燒烤」吃晚餐,沙津都變壞了。

當時臨近奧運,主辦單位讓我們逛百貨公司,我們都一窩蜂去搶購褔娃,那個售貨員「唔想做」咁樣,黑口黑面手腳慢都算了。有個京腔阿伯打尖,她就先招呼阿伯,並用強勁的京腔責罵我們十幾二十人。這樣一鬧,無論主辦單位對我們多熱情,佳餚多豐富,旅程都蒙上了污點。

我的回憶仍然浸淫在燕京啤酒廠試飲後喝醉的胡言亂語,流戀在天安門放紙鳶的浪漫。後來幾年,該機構削減經費,由北京見領導變成去廣西幫農民子弟,最後報名人數不足。無錢,就唔好學人收買人心。

第二次去交流,是一個中港澳的法律交流團,但香港代表團只有兩個「law友」。這個團超荀,但竟然無人去還有人特意致電求我報名,有無搞錯。

這團香港去的只有15人,招呼更周到了。今次的地點是上海世博,南京和杭州。每到一個市,市長一律親自招待,坐的大巴都寫著是市政府的,還有導遊,面子超大。
 

熱到痴線,迫到痴線

不過,雖然是VIP,去世博都不能走VIP通道。我們與一眾國民在場外烈日當空等了1小時。有些館不用排隊,例如北韓和一些不知名小國,但西班牙、瑞士等每個館都排到痴線,連美國館都等了一小時有多,中國人都是口裡說不,身體卻很誠實。

 

 中午等入世博等了一小時有多,熱到痴線

在世博,你會充分感受到「打尖」文化的真義。根本沒有人覺得打尖是錯的,你不走快一點,國內同胞就睬你都傻了。我們九個女生,三人一行築起三層人牆,同胞都打不了尖,開始罵我們。可是一旦有紅鬍綠眼的洋鬼子,就無人敢打尖,只低著頭靜靜跟在後面。這又是國情教育的一部分。

到了南京,規定要去烈士紀念館,中午時分,氣溫大約40度吧,工作人員問:「都不用開空調吧?」,沒人回答,結果就沒有開。大佬,洗腦要洗得舒適一點吧?看著牆上罵蔣介石是國賊的展板,導遊一路講說,我只覺得,這個焗爐真的很熱,我們快做烈士了。

除了遊覽,那「交流」呢?這次沒有課堂,就只有一天要去開會,內容是各地派學生代表上台講一下對法律的見解,香港的說法治,內地的說人治,很正常。最正常的是,講講下——停電,燈熄了,咪高風都無聲了,我們對國家的了解又加深了。
 

又食又拎,夜夜笙歌

這些是我們必須付的「代價」,除此之外,個團抵玩到爛。每個市政府都會送上紀念品,包括樣子抱歉的世博吉祥物「海寶」,杭州絲巾,一舊重到你都不想帶回香港的紙鎮等等,去旅行連紀念品也不用自己出錢,爽歪歪了。

每晚晚飯光是頭盤就10碟,菜式可能有二十幾道,根本怎樣都吃不完。當刻你就明白,為甚麼領導人叫大家「節儉」。那些晚宴簡直是為了在 ibank或 law firm做大陸 deal做準備,因為你要學識怎樣在短時間來喝大量40度白酒,不但是喝,還有「敬」,你要跟領導敬酒,領導也會走一圈,這樣酒過幾巡,人仰馬翻,同學們,deal是這樣傾回來的!

 

桌上的只是前菜

 

這還不止,還要表演。澳門的同學有40人,準備了很多唱葡國歌呀、跳舞呀之類的表演。我們香港代表在毫無預兆下,只能用幾十分鐘在酒店或旅遊巴上準備,獻上一個又一個強勁的表演:唱歌,跳扇舞(扇是紙摺的),又帶領全場跳 campfire。想北上發展的同學們,留意呀,要表演!

最後,是大——合——唱!國內的領導都喜歡唱K,記得在南京晚宴,最後全場手牽手合唱《龍的傳人》,個 chorus 死唔斷氣,「巨龍巨龍你擦亮眼,永永遠遠的擦亮眼」那幾句大約重覆了20次吧,唱到領導都放棄了。


以獨立思考對抗洗腦

正呀喂!你問我應該詐病不去嗎?唔駛錢就梗係去啦!愛國的你應該去,上位靠呢舖,還可以見識下大陸生態;反動的你,更應該去!既然錢已派,成命不能收回,一於去食窮佢,順便了解下最新洗腦板斧。你不去,有天真無邪年少無知的去了,無你在旁提點,點算呢?倘若招呼不周,無冷氣歎,食物不新鮮,唔夠酒飲,就向有關部門投訴一下。

如果要家長貼錢,當然不要去,跟學校說我好窮,窮到有錢買高達無錢去交流,窮到無錢買牛肉,飯都無得開。既然有關當局那麼希望我們去交流,貼錢都貼到我哋肯去啦,唔駛同佢客氣。

至於洗腦,小學生被洗腦的危機最大,因為小學生是白紙一張,而且又不能自由活動。中學生我開始不那麼擔心,兩傘運動證明現今學子越來越醒目,連12歲細蚊仔都出來開街站,振振有詞,接受訪問有紋有路。

洗腦交流,總有人被洗,總有人洗不到,甚至產生反效果。面對由上而下壓下來的交流計劃,最重要是裝備自己,平時多讀書多看多方評論,培養獨立思考的能力。面對一波波洗腦教育,獨立思考就是最強力的武器。

要了解國情,並不是聽領導說,也不是聽講座會明白的,親身經歷「民間疾苦」才是最好的體驗。想洗腦,真的要搞好民生,改善人民質素,處理好能源問題,提高食品安全。不然有人食到入院,有人講講下野停電,有人被同胞無端謾罵,好丟臉的。錢花了,人心收買不到,何苦呢?

作者 FB PAGE:https://www.facebook.com/chilliblog 辣椒文集

Share On
Dislike
0
阮穎嫻     中港交流     遊學團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