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穎嫻

熱中社會、政治、政策研究,主打房屋、青年、社福、教育。

精選提要
阮穎嫻:熱中社會、政治、政策研究,天亮在大學任教,天黑在劏房瞓覺
精選提要
阮穎嫻:熱中社會、政治、政策研究,天亮在大學任教,天黑在劏房瞓覺

 

保皇議員跳樑小丑何其多,一個鍾樹根,一個蔣麗芸,連曾鈺成主席都頂唔順,叫佢哋「唔好講咁多無謂說話」。鍾樹根講錯「明張目膽」、「雞毛鴨蒜」、「子烏虛有」,唔識讀「侮辱」,還疑似在議事堂爆粗。蔣麗芸投票錯掣之餘,還接受黃浩銘挑戰,指公投隻揪可以傾傾,但這樣說是承認了辭職公投的合法性,連保皇黨都不會做。此外,李慧琼的海報將「ethnic」 誤作 「ethic」,又有區議員串錯「Marry Christmax」,總之錯漏百出。昔日殖民政府管治之下得體大方,嚴謹認真的議員已不復見。

造成今日這個局面有兩個原因,第一是保皇黨的內部競爭,第二是選民的眼光。

雖云保皇派資源多,但要獲得青睞,讓上頭為你大開水喉,首先要證明自身價值。想循參選一途上位,區議員可能難度較低,立法會議席有限,要爭到排名單第二也不容易,雞爭狗鬥少不免。有人沉著應戰,有人嘩眾取寵以求出奇制勝,那就不難解釋為甚麼有「元秋」的出現。

做保皇派,忠心第一,最能幹的馬未及最忠心的狗。政治一途尤忌二五仔,是故寧找忠實的豬也不提拔聰明的狼,穩陣重要過醒目,這解釋了為甚麼某些上位者能力低下。上到最頂的可能是能人,但中層的非常騎呢絕不出奇。

建制外的保皇黨,沒有太多預算搞活動,就更需要爭曝光搏出位,以求北方勢力提供更多資源落袋。有人以為他們本身是被欽點做愛國工作,其實有時線路並不那麼簡單由上而下,有些是自告奮勇,才有咁騎呢得咁騎呢,併過死去活來,以求一朝上位,造就人版如周融、李思傿和陳靜心。

除了內部提拔,選民也是重要因素。保皇黨的選民,認的是蛇齋餅粽,認黨不認人,理得你阿茂定阿壽,如果認得,去票站又何須掌心雷。陳克勤2008年參選立法會時沒有知名度,但被安排在名單第二,靠保皇鐵票以票皇姿態當選,從此平步青雲。黨有資源,可以早在選期前幾年,在未有樁腳的選區用幾萬蚊請幾個助理幫候選人開拓地區網絡,從而建立知名度。候選人只要專心利用黨的龐大資源做好地區工作,各個宗親同鄉地區聯會就會為他們布陣拉票。民主派經常要揣摩變幻莫測的選民意志,但保皇黨並不須要著力思考政綱,反正黨會有指示,所以做保皇派候選人能力要求較低。

激進保皇的出現亦有助擴闊選民基礎,回應泛民激進勢力。百貨應百客,除了有巴基斯坦畢業的博士吸納中產外,也要有些激進保皇派來吸引維園阿伯和保皇憤青,功能就如民主派的長毛和人民力量,有溫和專業也有激進。

泛民不是無膠人,例如「AV仁」在開會期間歎清涼照,但泛民選民一般來說批判性較強,對議員的監控較嚴格,甘乃威及何偉途自然永不翻身。即便是輕微的不利消息,例如有流言指泛民「可能」會通過政改,公民黨被指協助港珠澳大橋的司法覆核,就算沒有證據,未發生的都會令政黨失卻選民支持。泛民見群情洶湧反對「袋住先」,自然不敢輕舉妄動;近年大吹本土風,泛民亦見勢轉向。相反,無論群情幾洶湧,保皇黨仍可鬧完再投贊成票,下屆照選可也。由此可見,泛民的權力流向由下而上,由選民影響議員;保皇派則是由上而下,議員講乜,選民信乜。因此,只要保皇黨肯策動地區的神經網絡為候選人倒票,就算是笨蛋及私德有損也能當選。劉江華曾經承諾會為雷曼苦主爭取,結果否決調查事件,有些民建聯議員的學位真偽至今仍是個謎。工聯會聲稱為工人但自己都不支持集體談判權,碼頭工運又龜縮,但到今日陳婉嫻仍可高票當選。聲討保皇黨道德問題的都是泛民選民,保皇選民對於種種事件無動於衷,無心監察,甚至砌詞為保皇黨開脫,可見選民對泛民的影響較保皇黨大,所以泛民能選上的人平均質素比保皇派好。

近幾年社會越趨激進,更有利激進派上位,有些人想出位但不自量力,結果變跳樑小丑,看形勢情況會繼續惡化,這種人將會越來越多。

作者 FB PAGE:https://www.facebook.com/chilliblog 辣椒文集

Share On
Dislike
0
阮穎嫻     鍾樹根     元秋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