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穎嫻

熱中社會、政治、政策研究,天亮在大學任教,天黑在劏房瞓覺。

 

 

雷神鼎鳴最近聲名大噪,引來多方口誅筆伐,予人經濟學家除了計錢之外乜都唔識的負面形象,網友史兄更撰文指雷神連計錢都計錯,好在唔係佢學生。有行內人慨歎事件令經濟學家估值下跌,認識女孩難度增加,偌大森林逐漸沙漠化,到時用消失的森林起樓好了,不用搞郊野公園。

 

其實經濟學家一向不是港女之選,之前有報章做了調查[1],發現港女揀對象的頭十種職業都無「經濟學家」,除了傳統的醫生、律師、ibanker,連消防員及高登仔極力反對巴打入行的工程師同IT人都較經濟學家受歡迎。相信原因不是經濟學家條件太差,而是經濟學家不是一個為人熟悉的職業,大部分人不認識他們的工作,情況如量子力學家和胚胎學家一樣,除非自己識一個,否則不會對他們構成幻想。

 

有人以為經濟學家是炒股佬,其實是兩種職業。雖然經濟學家會較了解影響市場的因素,但其了解通常較長遠,即市的操作可以極差,輸大錢或不掂市的經濟學家大有人在。他們通常在不同機構做研究,在金融機構的做預測,做顧問的幫客戶研究市場策略,在學術界的研究各種宏觀微觀經濟及社會現象。我並不想闡述經濟學家的工作,本文想講的是經濟學家是否好情人。

 

讀上腦的經濟學家絕對可以將經濟學理論的思維模式應用到生活上,而這套東西令他們的行為跟傳統港女的要求略有不同。識欣賞的會愛上他們,唔識的就落得雷鼎鳴的下場。

 

我在經濟學部門工作,平時碰口碰面的都是經濟學家,又有多於一位男友是經濟學家(嗱,唔係雷鼎鳴),由我來講這個題目最好不過。

 

經濟學家思考好理性,腦中常盤算得益和成本,雖然很多時這種盤算已經精密到跌落潛意識裡。

 

例如出街食飯,男仔很多時食乜無乜所謂,由於他們無乜所謂,而女仔又通常有所謂,為了效益最大化(utility maximization) ,最好還是女仔決定。如果男仔問:「你想食乜呀」,女仔答:「唔知呀~是旦啦。」,就是惡夢的開始。

 

「咁食泰國嘢?」「唔食辣」

「咁食burger?」「咁難食!」

「咁食壽司?」「唔食生嘢!」

 

經濟學家認為不確定性(uncertainty)是很大的成本。如果你100%確定明天邊隻股票升,六合彩開邊個號碼,咁就發達啦!正如不確定天氣因素,令活動被迫改期,成本也非常大,就算有contingency plan,要為一個活動準備天晴及天雨的plan也使成本加大。因此,資訊流通十分重要,如果女仔知道自己想要甚麼,最好還是開口講,要人估,只會藥石亂投,經濟學家也會惱火,畢竟某些經濟學家窮畢生精力也是研究不確定性如何影響人的行為及帶來的損失。他們本來也是無乜情趣的動物,不必為情趣而人造不確定性。

 

但經濟學家不是無喜好(preference) ,所以我選餐廳通常會選三家不同菜式,然後問他想吃哪一家,通常都揀到,而且選擇的成本落在我身上,他毋需花時間爬 openrice,大家開心。醒目的經濟學家,第一次約你,又不知你港不港女,也會根據地點預先篩選三家叫你揀,可控制食飯成本之餘,又可以減低選擇困難的成本及因選擇困難而吵架的成本,最重要是可以製造「有得揀,你至係老闆」的假象,整個假普選你歎。

 

試過同一個醫生約會,第一次約我,竟帶我去埋單 $4000的酒店高級法國餐廳,除了八個 course,還有 wine pairing。我這個窮人,未食過這樣的餐廳,當堂嚇一嚇。之後發現,原來他不是那麼豪爽的人,但又要充,製造假象。如果根據這個資訊(information) 去調整跟他交往的行為,死硬,因為該資訊是「流料」,不反映真相。經濟學家不會做這樣的傻事,令你有錯誤期望(expectation) 。

 

孫柏文在《盛女大作戰》說過:「識女仔第一次見梗係帶佢食 M記」。雖然孫柏文不是經濟學家,但佢明喎。不過食M記又實在……不是價錢問題,而是無風味,無個人風格。市場資訊甚多,一餐飯去邊食,所傳遞的資訊是你的喜好,你的品味,你的格調。我最欣賞平得嚟好食的食物,去M記,不如去 mos burger,也不是貴很多。帶女仔去M記,有幾個可能:一是毒男看了《男人一生,只為尋覓一個肯同自己挨麥記既女人》走去學,二是男人的品味根本就如此,三是那男人根本對條女無興趣。可能因為咁,孫柏文到而家都無女(好似係)。

 

約會過醫生,我最愛還是經濟學家,有機會再談。

作者 FB PAGE:https://www.facebook.com/chilliblog 辣椒文集


[1]《女冧iBanker 男愛護士》,蘋果日報,2014年8月31日

Share On
Dislike
0
經濟學     愛情     阮穎嫻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