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華棋

在美國某大學修讀完經濟學回港,穿梭於各大時裝雜誌網站擔任編輯。喜歡「老點」人買,亦喜歡寫,最喜歡狗。著作【七宗罪】。

吃過午餐,一肚滿足的步行回7仔,還有一個多小時就下班。

 

「喂!阿……阿邊個,你食完飯喇吓嘛?快啲幫手疊好啲紙皮,上頭就落嚟!爽啲手!」琛哥大汗淋漓地說。

 

「哦……得,得……」我把「其實我叫阿Ken」的這句吞回肚中。

 

查實一間7仔,一般來說,你行進去就只有一個目的,只是走到櫃子拿飲品、在櫃檯增值、買煙、買雜誌、交錢,從來你也不會因為缺貨、有紙皮在地上而須要投訴或感到不安;再想想,你是很少會發現這些情況,頂多也是深宵報紙上架時。但原來很多我們看不見的東西,也是由我們這班看似只須收銀的「Sales Assistant」兼顧。出來工作,可能就是有很多這種「濕碎嘢」,做了沒有人會appreciate,不做卻肯定被屌。

 

正當我把紙皮疊好,突然有一位身形略胖,貌似《食神》厭食症病房護士的女仕走進店內,抬頭一望,她已在counter旁,問Leo:「鴨仔呢?」

 

起初,還以為她就是來check舖的高層,後來才發現原來是負責「美食吧*」的阿See。跟Leo一樣,她也是沒表情的。她手中拿起的「鴨仔」,原來是打卡機,打卡後便進倉換衣服。

打仗前夕,琛哥和Leo在收銀,阿See在美食吧,我把所有雜誌、麵包、貨品排好。

未幾,「上層」來到,原來不是一位西裝友,而是一個穿着短袖恤衫、牛仔褲、斜背袋的阿叔,據稱他是一位區域經理,負責管這一帶的舖。

 

眼見他和琛哥談了一會後,開始指着不同東西:「啲奶唔齊嘅?」、「垃圾筒要換袋喇喎!」,入過倉後,他再說:「嘩,咁亂嘅!」、「咁擺好易整親喎!」。

 

大概15分鐘後,這位高層跟琛哥訓話完一輪,琛哥便低着頭送他走。

 

「大家停停先,嗱,啱啱大家都聽到,以後啲嘢執番好啲,飲品推到最前、冇晒就

攞,啲箱排番整齊啲,總之……整齊、乾凈、安全、齊貨。我畀人捽,即係我要小你哋,我都唔想嘅,大家明㗎啦。」琛哥很用力地說完這段話。人叫琛哥,他也是琛哥,但他比韓琛*的表達能力差幾條街。

 

「係喎阿Man,3:15pm,夠鐘喇,換衫走先啦你,星期一準時7am,到時我教你攞麵包。Byebye。」琛哥道。

 

「Okay琛哥,我叫阿Ken呀其實。」我答。

 

「一句嗟。」琛哥敷衍。

 

換過衫,去停車場拿車,途中我回顧了今天所做過的事,沒想像般辛苦,雖然比原定的上班時間遲了4小時……相信下星期一才是主題曲吧。

 

停車場出車時,我doot過八達通,罕有地望一望螢幕,「$120」,心裡不禁有點赤。

 

*美食吧:7-11內的煮食部門,供應魚蛋、燒賣、印尼撈麵等小食。

*韓琛:《無間道》中,曾志偉飾演的黑幫大佬名稱。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