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穎嫻

熱中社會、政治、政策研究,主打房屋、青年、社福、教育。

精選提要
阮穎嫻
熱中社會、政治、政策研究,天亮在大學任教,天黑在劏房瞓覺
精選提要
阮穎嫻
熱中社會、政治、政策研究,天亮在大學任教,天黑在劏房瞓覺

自1994年開始,香港的資助學額二十年來只由14,500個增加到15,000個,一直維持在18%。直到《施政報告》提出從2015年起資助每屆最多一千名學生在自資院校修讀學士,以及資助本地學生入讀大陸院校,才稍見誠意。可是,很多學生在考完文憑試後都不能接受資助入讀大學,須自費入讀副學士、文憑或到海外升學。社會上繼續有聲音要求政府增加資助學額。
 

另一方面,大學生就業前景日漸暗淡,有學生要做咖啡店和售貨員等一些本來不需要大學教育的工作,平均薪酬沒有比中學畢業好多少,更有科大計量財務系的畢業生去紮鐵。這種情況在歐美已屢見不鮮,有人認為讀大學已經無用,製造再多大學生也只是做以前中學畢業做的工作,不如行精英制,擇優教育,以免浪費資源。究竟香港需要更多高學歷人口嗎?
 

高學歷人才有助國家發展
 

嶺南大學的經濟學教授溫演鑣認為,高等教育提高了本港人口的技能和生產力,為香港的經濟增長作出貢獻[1]。對國家而言,教育對發展國家經濟,改善生活質素是其中一個最重要因素。高學歷人才可以運用知識創造價值,例如發明iphone、3D印刷、創造 facebook、用大數據來尋找商機,這些人不一定讀過大學,但他們都是高技術人才。大學教育可以幫助發掘這種技術人才,普及的大學教育可以聚集有創意有腦有知識的人,若這種人夠多,集思廣益,就可為世人源源不絕發明新產品和新服務,美國的矽谷就是一例。農業、工業帶來的經濟效益遠不及知識型經濟,所以高學歷高技術人才對高收入的發展國家提升競爭力尤其重要。
 

問題是,不是所有大學生都如此優秀,做低技術工作的大學生大有人在,那是否回到全港只有兩家大學的精英制,就能更好地篩選人才、節省資源?
 

越多人接受教育,生產力提升,社會也越富有。跨國研究顯示,每多一年教育,收入平均可增加10%[2]。雖然近年大學生通街走,隨便一個招牌跌下都壓死幾個,有「學位通漲」危機,但外國及香港本地的研究顯示,高等教育普及化令大學生整體數目增加,並沒有拉低高等教育的平均回報[3],顯示多培養人才對社會有好處。
 

學位仍然有價值    大專課程回報下降
 

教育學院呂漢光教授的研究[4]顯示隨着香港教育普及,教育的價值不跌反升。在1996年,每多一年教育,教育回報就平均增加10.8% ;去到2011年,升到16.3%,比以往更高,但由於教育普及,未受教育者情況更為嚴峻。可以想像,當越來越多大學生加入就業市場,出現擁擠效應,就將教育水平低者的薪金向下擠。在1981年,有大學學位的人,薪金是未受過教育者的2.3倍;到2011年,是3.7倍。
 

非學位大專課程,由於副學士盛行,教育回報由2001至2006年間開始由上升變為下跌,這與董建華在2000年大推副學士課程的時間不謀而合。以上數據顯示教育普及,擁有大學學位的人口上升並沒有影響大學學位的回報,非學位大專課程的回報卻降低了。
 

至於有不少大學、大專畢業生要做低技術工作,那是因為高學歷者之間的收入差距一直都比低學歷者大,於是高等教育普及後,有更多高等教育的畢業生投入高學歷低薪的行業。但差距大不等於回報低:差距大即是有人飛黃騰達,有人命途坎坷,但平均來說依然比低學歷為好。
 

另外,在2001至2011年間,與相同學歷者相比,收入差距增加得最多的是擁有非學位大專學歷的人,這可能是因為以前未有副學士前,課程的質素管制較嚴格。自從自資大專課程開辦到漫山遍野,質素參差,收生寧濫莫缺,差異始擴大。
 

由此可見,增加高等教育學額對經濟及社會發展有好處,政府應繼續用各種方法增加大學學額,但副學士等大專課程則需要有效的質素監管,否則大量增加副學士反而降低教育回報。

 

[1] Voon J.P.(2001), Measuring social returns to higher education investments in Hong Kong: production function approach, Economics of Education Review 20 (2001) 503–510.
 

[2] Psacharopoulos G. & Patrinos H.A.(2004), Returns to Investment in Education: A Further Update, Education Economics, Vol. 12, No. 2, August 2004.
 

[3] Kiss J. T.(2010), Earnings benefit of the individuals with tertiary educational level versus the expansion of higher education, PIEB (Perspectives of Innovations, Economics and Business), issue: 2(5) / 2010, pages: 8991.
 

Kivinen O.,J. Hedman and P. Kaipainen(2007),  From Elite University to Mass Higher Education: Educational Expansion, Equality of Opportunity and Returns to University Education, Acta Sociologica, Vol. 50, No. 3 (Sep., 2007), pp. 231-247.
 

Lui, H.K.(2011), “The effects of the expansion of tertiary education” in Widening Income Distribution in Post-Handover Hong Kong, Routledge: Oxford, USA & Canada, pp.45-65.
 

[4] Lui, H.K.(2011), “The effects of the expansion of tertiary education” in Widening Income Distribution in Post-Handover Hong Kong, Routledge: Oxford, USA & Canada, pp.45-65.

 

(文章已於2014年9月16日 蘋果日報刊登,以上為最新版本)
 

作者FB PAGE:辣椒文集 https://www.facebook.com/chilliblog

Share On
Dislike
0
阮穎嫻     高等教育     大專課程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