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廣明

一名退休的懲教主任,參與網台節目作為客串嘉賓主持,得來藝名Eddy Sir。為保持中立,在退休後才積極參加民主和普選議題的遊行及活動,更在2012年參加人民力量新東義工。曾是懲教主任,退休才繫顏色絲帶。

就鉛水事件,大家覺得進度如何?我的答案是無進展。當越來越多地方驗出問題,含鉛量也超過大家的想像。可是,政府現在還是停留在「扮懵」的階段,沒有做整合工作,大家就只看到,一批批人到醫院驗血,更告訴大家,未必可以這麼快安排更多人驗血,看來香港人真的有修養。

 

首先,來談一下驗血的問題,不要走出來扮無資源,什麼是特事特辦,難道大家真的忘記了沙士時期的緊張嗎?我不是將現在鉛水事件和沙士比較,我只是說資源,到過急症室都知道,若果發生重大事故,因為要特事特辦,其他等候的人會越等越久。其實,我相信醫管局有足夠資源解決,只是香港人太「林善」,叫你幾時驗就幾時驗。我不用沙士來比喻,以限奶令為例,一夜之間,請來一批退休海關人員重披戰衣,難道醫管局沒有這個安排?我雖然是退休小官一名,但也懂得分開急和不急的情況,相信以高局長的智慧,一定在我之上。

 

大家在這段時間,覺得香港的最高決策群失了蹤,偶爾才聽到第二把交椅的林鄭出來說兩句,但很快就說回清潔議題,水務署署長的話更令小弟莫名其妙。以前,香港用鉛水喉都不會因而有含鉛水入屋,更何況在若干年前,香港也禁用含鉛的材料,這次將問題盡量推到材料方面。不過,根據憲法規定,香港水質標準是由水務署署長負責,意思是,他有否認真檢驗水源呢?檢驗後的結果,有沒有向公眾公布呢?

 

政府很快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相信事件已令公眾恐慌,也受了之前香港發生重大事件的處理。本來我讚賞這種做法,但又有一個荒謬之處,按照以往的做法,先找到調查委員會的相關人物,才能宣布成立。不過,這次則先宣布成立委員會才宣佈找人,做法完全無望政府的規矩。更加荒謬的是,這個委員會並不是找出對事件負責的人,而是希望找方法去修補問題。這樣的話,查來幹嘛?找來水務署交出報告就可以,這反而有法定權力。有時候,真的難以相信政府的動機。是否想保護某些人士或者企業呢?

 

這次事件,我覺得民主派和建制派都做了該做的事,這一點是肯定的。不過,這也欠缺最重要一環,就是向政府施加壓力。真的好像小學生放暑假一樣,什麼都不要理和不要做。我居住的是差不多三十年的樓,也更換了兩次水喉。若果連這些舊樓都出事,真的不知如何是好。

 

按:標題為編者所定。

吳廣明facebook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ages/吳廣明/446491985505509

 

Share On
Dislike
0
吳廣明     水務署     鉛水慌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