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若元

蕭若元,畢業於香港大學歷史系,人稱蕭才子,傳媒全才。

這是六十六自述的一個補充。其實回顧我年輕到現在的經歷,再講講我的感想。其實我在節目中也有講過,我不明白為何我的子女也沒有我追求卓越的決心。做事方面,蕭定一也有我的幾分,但是他生了子女,更加放時間在家庭中。有些事我想講清楚,我不覺得人人都應該學我那樣追求卓越,但我是喜歡別人像我那樣,那只是我個人的喜好。這麼做的話,那是犧牲了很多東西。像讀書時期,除了大學外,像中五中七那些時期,我的生命只有讀書。我中四升中五時已讀了會考所有的書,課程內容已經由頭讀到尾,不會只選部分來讀。結果聖誕節又把所有東西由頭背一次,幾乎所有教科書、參考書都已經背到了。復活節又由頭到尾背一次,到了會考的時候,我發現我太空閒了,因為已沒有事要做,我全都背到,高考也是如此。所以我很驚訝蕭雙雙發明一個偉大的理論,就是不能早讀書,一定要留到最後那三日才會讀。因為太早讀之後那會忘記的。如我認為如果讀得很熟,那是不會忘記的。問題只是因為你根本不夠熟。我讀書是如此。

我工作的頭十多廿年,我都是用六成時間花在工作之上。這包括做電視劇的時間,一心要打贏無線。做電影時想拍一部偉大的電影。做磁磚時希望做全亞洲最大的建築材料公司,所以才會回大陸開幾間大工廠。做每一件事也不是追求錢。錢對我來講也是次要,但是我是想做一件轟天動地的一件事來彰顯我的生命。我有六成時間是不停地想這些問題,做網台也是不停地想這個問題。我是有很多主意想出來。雖然很多時候都是行不通,但我不停在想創新的主意,想想如何解決自己的困境。結果很多志向都是大志難展,以做不到失場。但那也不是做不做到的問題,而是有沒有追尋的問題。結果只剩下四成左右的時間分佈在三件事中,那是對知識的追尋、感情生活的依賴如拍拖、和給家庭。那只有很少時間給朋友,即使對家人也是不夠好,和家人的關係不夠親密。現在我的時間運用便有所改變,事業心只餘下三四成,其他事的比例不斷增加,像找多些朋友,陪多些家人。

我想講一個人的時間是有限的。以前幾十年我是不會去買衫,如果你一去考慮買衫,穿衣服是否美麗,那用了不少時和心機。而我覺得那是不值得的。又或者考慮去甚麼地方吃飯又是, 除非一年有一兩次是特別重要,我才會考慮的。這是現在的人覺得這不重要,他們總是想想要穿甚麼衫,去甚麼地方吃飯。當一個人做這些事,就是減低了自己做事的時間。或者追求知識的時間。不恥粗衣惡食是很重要的。

我不是要求別人一定要這麼做,那是要看你的人生是想怎樣。如果你喜歡朋友,那便用多些時間陪朋友。但問題是社會上像我這樣的人,沒有太多人像我這樣。其實年輕的麥當雄也是如此,我們可是講得上是「六親不認」,就是如我計劃半年後去旅行,但是有一件事業上重要的事發生了,那我是毫不猶豫地取消那旅行。我是不可以給任何事阻礙我做事,可以話是見神殺神,遇佛殺佛。如果女朋友威脅到我的事業,我會立即分手。我那時代,是多一些像我這樣的人。現在的年青人是少一點這樣的。這是我們社會的其中一個問題。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