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浚龍與謝安琪推出的新歌《羅生門》近期爆紅,著名音樂人周博賢亦為《羅》受歡迎原因作解讀。他指一名長情男(時稱毒L)發現十年後自己一直幻想的女生,她早已放低自己,並赤裸裸說「我愛過哈囉吉蒂嗎似乎沒有」時,感到受傷而引起共鳴。這個情況,他指不是跟香港人幻想了18年將會得到真普選,最後只得到催淚彈、警棍一樣嗎?

 

周博賢在facebook 為《羅生門》一曲寫了〈過度解讀系列〉,他指毒L在十年後發現原來自己一直FF〈即幻想〉的女生早已放下自己,這一段傷痛引起共嗚而令歌曲受歡迎。他就「開動『過度解讀』mode」,發現「呢種毒L自己FF,跟住被人大巴大巴醒埋嚟兼叫你收皮(係你自己FF咋),然後覺得自己好柒、被hurt得好痛嘅處境,何嘗唔係普遍香港人嘅寫照?」

 

他續說,香港人「FF咗18年(甚或30幾年),對真普選耿耿於懷念念不忘」,去年的佔領運動,中央及特區政府赤裸裸地表示無意落實真普選,回應市民是用「催淚彈、警棍、朱經緯、七警、濫捕、濫告」等,令港人覺得「我哋FF,然後覺得自己好柒,被hurt得好痛.....」。

 

周提出,是不是香港人將以上感受投射在「情愛嘅 context」,透過《羅生門》而獲得短暫治療,因此令此歌爆紅?他不知道。他又指出,這首歌「一定好啱FF咗黨國50幾年嘅曾德成聽!」,並指在我們一直生活在羅生門中,「《羅生門》嘅出現,係現實與歌曲嘅完美結合」。

Share On
Dislike
0
雨傘運動     催淚彈     真普選     羅生門     周博賢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