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物及衛生局副局長副局長陳肇始早前稱,相比世界其他國家個案,本港鉛水樣本超標水平不算太高。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徐家健今《AM730》專欄撰文,指曾任世衛顧問的陳副局長加煙稅時說煙稅佔香煙售價70%是世衞標準,但今次鉛水事件卻不再訴諸世衛標準之權威。

 

事實上,食水含鉛量每公升10微克的世衛標準,是基於「處理性能及分析的可實現性暫定的」,即不能而非不為也,與醫學研究關係不大。美國疾病控制中心亦有類似指引,但指引強調就兒童而言未有證實血鉛含量有所謂的「安全水平」。

 

沒有「安全水平」的話,即使超標水平不算太高,中鉛毒對受影響的兒童長遠而言亦大有影響。徐教授引述一項研究,指八十年代智利一個城市因商業理由接收了超過二萬噸含鉛的有毒化學廢料,分析有關數據後,發現每百毫升血鉛含量上升一微克,學童的數學及語文科考試分數便分別下跌0.15及0.21個標準差(standard deviation),長大後每月收入亦會減少近180元,可見兒童中鉛毒影響智力發展。

 

資料來源:《AM730》

Share On
Dislike
0
經濟3.0     徐家健     鉛水慌     血鉛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