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國淦醫生

香港大學家庭醫學榮譽助理教授,愛好寫作,熱衷教學。不甘心只做醫學美容,要走進社區,看盡人生百態!

 

得悉有對新婚夫婦誕下麟兒,男嬰樣子討人歡喜,看見父母的笑容,完全感受到他們的喜悅。笑談當中,媽媽問了一個問題,就是應否及何時為初生男嬰進行「割禮」(circumcision,割包皮/包皮環切術)呢?這其實是很多父母或準父母常遇到的問題,在坊間亦曾經有不少爭論。無論有沒有宗教信仰,如果不理解理解割禮背後的原因,以及其好處及壞處,便可能會引起不必要的誤會和後果。
 

割禮可算是是當今世上其中一項歷史最長久和最常進行的手術。在宗教的角度上,最多人接受割禮的是回教徒,根據舊約記載,割禮是他們與神建立關係的一種約定。在非宗教的立場上,割包皮的進行可以代表男性形象的確立,顯示男性的勇氣,或者是相信行割禮後可以保持陰莖衛生。可是現今年輕的父母並不太清楚割包皮的原因及其風險,容易引起不必要的誤會,所以我認為醫護人員必須作出適當的解釋,讓他們在充足的資料下作出正確的決定。
 

醫學上,割包皮最常見的原因是包莖(phimosis),就是包皮外口過小,箍着陰莖頭部 / 龜頭,令陰莖頭部未能外露。其次的原因可以是該處曾經出現發炎,令包皮與陰莖位置產生粘著,使性交時出現疼痛,以及比較罕見的乾燥性閉塞性龜頭炎(balanitis xerotica obliterans)。除了宗教上的需要,醫學層面上割包皮的好處有以下幾項:
 

1)減少尿道炎的機會 - 由於污垢有機會藏於陰莖頭冠附近,增加尿道炎風險,割包皮可以令復發性尿道炎的機會減低
2)減少陰莖癌的機會 - 由於陰莖癌本身是一種罕見的疾病,故此很難建立强的關聯性
3)減少性病的機會 - 這點有爭論性,而且研究在非洲成年人進行,可應用性存疑
4)包莖治療


我不下一次聽過父母為初生男嬰割包皮,是因為「人割我又割」,他們以為這個治療是沒有風險的。如果這是一個緊急的的手術,那麼治療是無可厚非,但如果割包皮手術治療並不是唯一選擇,父母則需要了解箇中風險才決定是否進行,即使風險大約只是1-5%左右,已知的風險如下:
 

1)出血 (最常見)
2)龜頭損傷
3)尿道損傷
4)包皮過度切割影響外觀
5)術後感染
6)麻醉藥風險
7)術後包莖現象
 

(有幾種情形下,絕不能為嬰幼兒進行包皮切割,其中包括初生嬰兒黃膽、家族遺傳凝血問題、隱匿陰莖、尿道上裂或下裂等。)
 

如果小童所患的只是生理性包莖,可以先嘗試使用類固醇藥膏,慢慢的把龜頭與包皮的粘著分開,通常有75%的個案能夠順利治療。如果治療失效,才會考慮手術切割。手術一般會在局部麻醉下進行,醫生會把包皮鎅開,與粘著的組織分隔,視乎情況再作縫針。
 

手術過後,不要忘記作日常清潔,使用溫和的梘液及暖水清潔便可。總括來說,現今醫學界共識是「不」建議嬰幼兒進行常規性割包皮手術,不要再說人割我割喇!
 

(Photo credit: http://www.finsburyparkmosque.org/resour…/circumcision-male/)

Share On
Dislike
1
蔡國淦醫生     小兒外科     割包皮     蔡國淦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