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詞

專門研究廣東歌詞之地。佳美和醉人的詞,如美酒一般輕易到手,奈何孤芳問賞,卻乏人問津。而酒詞會成為一道證明香港詞壇不死的橋。酒詞中人會搜羅各類寫得妙、寫得絕的廣東歌,再研究,再跟一眾過橋人分享和討論。一首好的歌,需要更多知音。有酒,有詞,才完整。酒詞非肉林,有酒有詞簡直是天堂。

《今天只做一件事》是三部曲之中的首部,亦是戀時旅程的起始點。「發覺這世界永遠太少空間 ,因此花一天支配一切時間」,開門見山,批判城中收縮的空間,發起自主,真有一股青澀的氣焰。周耀輝四次「發覺」,卻足足八次「因此花一天」,這非純粹合音或慳筆墨的事,而是有對應,有疑惑亦有解難的對白。他的眼光回到自身存在的本源,了解世界的限度,揭破時間的真面目,然後想到就做,有些歸納為及時行樂,我反而想形容為反客為主。客是被支配,主是支配,更是在一個大前提下的反支配。

 

大前提就是過分真實的時光消逝。看來簡單,看來閒話休提,最得意是周耀輝在三首歌或多或少放置了這框架。《今天只做一件事》:「消失太快,捉得到太少/越覺得剩低幾多未變的愛」,所言是變化帶來留不低的人事關係。《從此世界多了一分鐘》:「時代沒法暫停過/時間每天渡過,但有幾多會淡忘」,提出時代的恆常,車輪轉的生活,反而引來對人物印象的消淡。《真得不似是真》比較突出是這句:「此刻可否不退」, 在時間洪流中呼求,亦是心存渴望靜止的美,但矛盾的是前句:「願未來儘快來到」,究竟時鐘要轉還是不轉?這相悖的時間感正正是《真得不似是真》的可愛之處,容後篇章再談。

 

而反客為主的方式更是動人—感覺一切是愛、思索一切道理、改變一切習慣、擁有一切運氣,周耀輝似乎相信,人活久了真會變得很麻木,在奴役中逆轉常態,連人的自由意識也可給掠奪,無法回到愛的本源,無法接受命裡偷閒。這歌因而在呼號,受制的警鐘響起了,是時候用「花一天」來反擊了。這種近乎反現實,反時命的勇武,卻還擊得那麼浪漫主義,「慢慢地合作新詩,靜靜地同床午睡/慢慢地合唱K歌,靜靜地同遊網上」,用藝術形式回應世界,用無聲行動抵制噪音。正如德國哲學家本雅明(Walter Benjamin)曾創造一個形象,叫都市漫遊者(flâneur),在都市裡用詩用畫等形式感受內在的東西,靜靜在街頭監察和記錄,享受「慢」的身份。

 

出於厭棄過分真實,就打起「要努力繼續能戀愛」的旗號,還要「叫皺紋散開,喚青春歸來」幾乎是倒行逆施之事,並非一廂情願或者塗抹高級護膚品就達成的願望。雖可見敘述對象定在「得皺紋,失青春」的人身上,橫看豎看,唱歌人也似個很青春的人,或者周耀輝心境常青吧。這種隨時掏出一天重整生命的勇武真的不容易,這人甚至將本來插滿一身的時間荊棘,拔出來當利器,成為草船借箭一般的本錢或資本,把「一切是愛」的靈魂就這麼召回來。

 

試問,你不青春,哪有氣力騰空這樣一種思想?真的,我相信花一天的真義並非只是花二十四小時來喘一口氣,而是一種我行我素和不求壓力的決定,甚至信仰:「慢慢地邁向聽朝,靜靜地懷念昨日,再決定今天只要相信愛」,因此要騰空的不是時間,而是想像空間。

 

周耀輝在這歌表現的時間是「順時」的生活態度。由得時間過去,至少手裡把握就足夠,可謂慢活文化(The Slow Movement)的代表作,有心理學家稱這為「尋找內心的烏龜」。看來,放慢步伐倒成了要點,而戀情在當中則是點綴,以「跟你一切是愛」的行動烘托人與人之間的簡樸美。不過,及後兩首作品對愛戀和時間的觀感可沒有這般清純,將有更多精巧的虛幻元素。

 

酒詞facebook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hklyrics

 

《戀時三部曲》相關文章:

1.〈一時無兩周耀輝—戀時三部曲〈開場白〉〉

Share On
Dislike
0
陳奕迅     酒詞     歌詞賞析     周耀輝     今天只做一件事     戀時三部曲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