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尼日利亞大選,選出布哈里為總統後,博科聖地問題一直成為新政府面對的挑戰,未來尼日利亞會否解決得到博科聖地,仍是未知之數。

不過,現時博科聖地有向東面國家乍德進攻的現象,昨日首都尼乍美那市 (Nijamena)就發生襲擊事件,乍德首都位於邊境,接近喀密隆和尼日利亞,而首都如果再往北行,就是乍德湖,這是一個古代面積相當大,但今日早已萎縮的湖,對面就是尼日利亞了。所以2015年上半年博科聖地在尼日利亞逐漸受政府的步步迫進、相繼失去北方地區的城市時,他們選擇後退至乍德,之所以不選擇和他們較親近的尼日爾地區,是因為2015年2月尼日爾政府通過派兵攻打博科聖地,如果往北走對他們不利,而如果往西走,一則伊波拉病毒危機未完全解除,二則如果要往馬里和當地極端組織會合,必然經過尼日爾、或者貝寧、布堅納法蘇 (Burkina Faso),越過太多國家,恐會更加引起國際的關注。因此他們選擇往乍德方向再謀後事。

乍德本身也有其因素成為博科聖地青睞的,一則博科聖地和其他極端組織,特別是他們剛宣稱成為伊斯蘭國的分支,想在北非地區建立更大的神權國家,二則乍德也是信奉伊斯蘭教為主體居民的國家,這裡有55%人口信奉伊斯蘭教,其餘居民則信奉基督教、天主教或原始萬物有靈宗教。乍德和北非其他國家一樣,都是流行氏族政治,不過乍德比較複雜,因為軍事山頭主義在政治是很常見的事。除了當地原居民外,還有來自阿拉伯半島遷居這裡的人,並和當地人生活。

現時並未有一致肯定伊斯蘭教是在何時傳到乍德,但在公元七世紀至八世紀阿拉伯帝國擴張版圖的時候,曾越過北非,當中必有信奉伊斯蘭教的人留居當地。乍德的伊斯蘭教,除了信奉遜尼派、並以馬利基派為教法學,還有蘇菲教團,乍德的蘇菲教團主要以Tijaniya為主,它也頗盛行北非的,是在公元18至19世紀左右開始盛行於北非,也及於埃及和土耳其的,創始人AhmadAl-Tijani是摩洛哥菲斯人 (Fez),這教團和波斯哈華迭教團 (Khalwati)有關係。另外乍德也有些什葉派信徒,主要是阿默迪亞派。

最早期的乍德,較有勢力的王朝是加南帝國 (Kanem Empire),它在伊斯蘭教前就已經傳到乍德了,當時乍德也有受到基督教帝國的影響。公元7世紀,阿拉伯帝國興起後,加南帝國君主也改信伊斯蘭教,是乍德史上第一個信奉伊斯蘭教的國家。加南帝國版圖相當大,除了今日的乍德外,還有尼日利亞東北部和喀麥隆北部,後來在14世紀衰落後,乍德西南部和尼日利亞東北部成為婆努帝國 (Bornu Empire),這也是一個國祚相當長久的伊斯蘭帝國,另一個在乍德境內的蘇丹國,則是一個叫巴居美蘇丹國,這位於今日乍德湖東南部,也是一直到19世紀的。不過乍德的歷史,真的很少,極其量伊斯蘭史算是比較多的。

19世紀,乍德和其他非洲國家一樣,也是遭到歐洲國家殖民和瓜分。乍德成為了法國的殖民地,所以當地今日仍流行法文的,法國殖民雖然不長,但是它留下任意劃分邊界的惡果,今日乍德北面的圖雷加族之所以被分開居住,就是那時留下的結果。因為那時是殖民政府簽訂的條約,屬於法國和意大利之間的密室交易,北面利比亞屬意大利,南面乍德屬法國,這就開始了乍德和利比亞之間的不和。後來利比亞和乍德獨立後,利比亞政府強迫乍德政府建立伊斯蘭教神權國家,但遭到乍德政府的拒絕,並和利比亞發生衝突。因為乍德由始至終都是想建立世俗政府,穆斯林人口在乍德比例上的確比利比亞少。而之後,乍德發生內戰,其實乍德獨立後一直在軍人專政,而且南北差異相當大,北方是阿拉伯人地區、較多信奉伊斯蘭教、處於沙漠邊緣、比較貧窮;南方是黑人地區、較多信奉基督教、已是有水源的地方、比較富庶。這就必然牽涉到資源分佈不均的問題。即在獨立後至1979年之前也是南方基督教徒任總統,這引起穆斯林阿拉伯人不滿。自1970年代,乍德政局已經不穩定,其後還發生過無數次內戰,都是因為南北差異所引起的。1979年後的乍德總統,基本上是穆斯林總統,這對當地穆斯林來說是政治上佔了優勢,從1979年到現在2015年,總統只換過3次,可見當地總統攬權情況。現時的乍德選舉,實際上是由愛國拯救黨所控制,而且是乍德唯一合法的黨,其他政黨名義上可以存在,實際上是沒有任何實權的,可以說和一黨獨大沒有分別。雖然乍德說是有宗教自由,因為他們要建立世俗國家,也允許慶祝伊斯蘭教、基督教和其他宗教活動、甚至把可蘭經學校關閉,不過政府仍對穆斯林組織嚴密監視,甚至把有可疑的穆斯林囚禁。乍德學校不能任教宗教科,但允許私人舉辦的宗教課程,這些私人宗教課程,部分是由埃及、利比亞、沙地阿拉伯、阿聯酋、也門、巴基斯坦、土耳其等國家所提供,正因如此提供了華哈比主義在乍德扎根,而且乍德和東面的蘇丹民間文化交流還是有的。

那麼博科聖地如果選擇乍德的話,會怎樣發展?一是會傾向在北方作為基地,因為那裡的人都是伊斯蘭教,而且北方是阿拉伯人為主;二來他們會批評乍德政府的穆斯林領袖,因為乍德是奉行世俗治國,對於崇尚以神權政治建國的博科聖地來說,是違反他們所定的伊斯蘭教教義;三來會批評乍德有崇尚法國政府傾向,因為乍德本身就是前法國殖民地,雖然沒有宗主國關係,但民間仍有不少和法國經濟、文化交流活動,未來很可能會針對法國人的;四來他們會積極和東面蘇丹國的極端組織聯絡,為他們的『未來』作好準備,不排除未來蘇丹會有恐怖襲擊,尤其蘇丹這個總統奧瑪巴沙爾,被指為獨裁及種族迫害,甚至殺害穆斯林,等於以人主取代真主之徑,未來也可能會有關於這方面的批評。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