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日,我總會趕在1時前回家,好讓自己順利地趕上地鐵的尾班車,但這個奇怪的晚上,我卻忘了看時間,一轉眼,已經是1:02分了。我立即收拾東西,飛奔往最後的希望、鰂魚涌站,這段路上處處遇上障礙,加上有點累……當我跑到鰂魚涌站時,已經是1:12。距離尾班車只剩下2分鐘的時間,我本想爬入車站,直奔月台,但我看到那車站職員的眼神,似乎認出了我……而且鰂魚涌站的結構,2分鐘的時間也許只能讓我目送尾班車的離開,然後更會給那職員抓個正著。那刻,無奈的我只能向時間低頭,黯然離開車站……

 

將軍澳雖不是甚麼旺區,但凌晨還是有通宵車的。眼前我有兩條路可以走。一是乘小巴到觀塘,再轉巴士。我曾經乘過一次,但我卻忘記了價錢,只記得是有點貴。二是到北角坐通宵19S小巴直達將軍澳,以往在灣仔也是乘這小巴,對我來說,它還是有點熟悉的感覺,價錢好像是便宜一點。缺點是要步行到北角港運城,下車又要又從另一屋邨走回家。既然我已走到鰂魚通,何妨走多幾個街口,走到港運城,當我在港運城附近,我看到19S的車影,我嘗試揮手,但快將駛往東區走廊的小巴,頭也不回便駛走了。

 

終於來到那小巴站,原來這裏還有巴士可以回到將軍澳,但價錢竟要$21.2,而19S應該只是$17.2。而且巴士總是比小巴慢,於是我讓它在我身旁駛走。專心等待19S……

 

19S終於來到,我已經忘了時間,但當我走到八達通前,看到那價錢竟然是$21,心中便猶疑還乘車,還是下車找其他方法呢。那時看到幾個人湧上車廂。於是我閉上雙眼,忍痛地拍上八達通,然後立即在僅餘的空位坐下了。就這樣,我坐上了港島開往將軍澳的紅VAN……

 

凌晨的小巴,車速大概是第二快,印象中只比泥鯭的慢一點。儘管那車速顯示器總是停在65KM,但感覺卻愈來愈快,而且那車速的力量絕對足以把我震出座位。我望望四周的乘客,大都見怪不怪,於是我只好抓緊眼前的扶手。

 

這段旅程,我不停聽到後面的大叔不停講電話,儘管我戴上了耳筒在聽歌,但依然聽為他在伴唱。而其他乘客都各自活在自己的世界中。這時,我突然聽到金幣的呼叫,我立即仔細地檢驗,終於在右邊座的西裝友腳邊看到一個銀色的錢幤,看起來像是5元呢。我立即盤算如何自然地拾起它。於是我拿出手機,打算捕捉清楚那錢幣位置。那快門的聲音卻喚起了西裝友的注意,那我只好告訴他腳下藏著一個錢幣,眼白白地讓他捷足先登……

 

 

當小巴駛到寶林路,竟看到有人跑步,於是我拿出手機來準備拍照,身旁的哥卻告訴我不要隨便在夜間拍照,否則……

 

我沒興趣聽他的故事,只在發呆。然後我聽到的背後傳來一些鼻鼾,回頭一看,看到一對情侶倚著睡覺。而我的身邊的卻是那位猥褻大哥,也許這夜真的太累,也許他也要睡一睡,然後壓在我的肩上,讓我不知如何是好……

 

下車之後,整條街一個人都沒有,我靜靜地乘著清風,一步一步走回家……

Share On
Dislike
1
將軍澳     細mark     細Mark     通宵小巴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