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資企業在非洲承包項目,企業方賺的其實是中國政府的錢:中國提供貸款,給中企做項目,項目等於白送非洲。

最近中國對「一帶一路」討論頗多,特別是關於中資企業的海外利益問題。得益於工作關係,我有機會結識到派駐東南亞國家的一些中資承包工程公司。他們的一線觀察和體會,對正在考慮「走出去」的工程承包企業,以及相關決策方,或許有參考價值。

以馬來西亞為例,中國承包企業在馬來西亞拿項目大致通過兩種渠道:一是官員關係;二是業主方發出招標邀請。中國公司在馬來西亞遇到的最大問題是貸款,由於中國執行出口買方信貸,往往是由進出口銀行或國開行提供貸款,優惠貸款利息2%,中信保的投保費也是2%,但馬來西亞本地銀行的利率也在4%上下浮動,差別不大。因此,中企在馬來西亞尋找項目機會時,談到信貸常常缺乏比較優勢。

勞工成本方面,目前本地聘請外勞的成本是每人兩三千塊令吉(約500-800美元),而從中國帶來的工人則為五六千令吉。由於2013年馬來西亞曾清理外勞,馬國國內短時期缺乏勞動力,需要從國內引進,但是中國的人力成本明顯已不具競爭力。

至於中資企業在海外競標中的互相拆台問題,經典案例便是南車和北車的幾筆「血淚史」,雖然目前南北車正式合併,但並不意味著中國企業在未來的海外鐵路項目中「團結一致向錢看」—— 中鐵內部各局都有競爭,七局和八局之間也是如此,簡單合併難以解決。其他如2007年檳城第二大橋項目,中國港灣與中國路橋曾「撕破臉」,最後要由中交總公司出面調和。

在企業本該最關心的項目利潤方面,中資國企,特別是央企,簽單額度大,但未必賺到錢——因為主管的央企人事幾年一變,只對上負責,考慮業績靚麗,利潤不是主要目標。在這方面韓國企業早幾年也有類似情況,如大宇、雙龍等企業。但韓國企業當時主要是為了解決韓企的中東員工就業問題,以拿項目而非拿利潤為首要目標。最近幾年就業已經解決,市場佔有率不是首要目標,轉而考慮項目利潤。

據一些了解非洲情況的國企負責人介紹,中資企業在全球範圍內的承包項目中,企業方真正有利潤的是非洲項目,但是賺的是中國政府的錢:中國向非洲國家提供貸款,給中企做項目,10年、20年之後再宣布免除貸款,等於是錢從政府口袋轉移到企業口袋,項目白送非洲。按照時下流行的說法,崽賣爺田不心疼——坑爹。

而對國企的項目監管,國資委能力有限。從各方介紹中大致歸納原因有二:一是人才方面,涉及到建築承包等專業領域,國資委專業人才不多,許多人是學金融管理類,不懂技術,外語水平也不行,特別是非英語國家,以中鐵在波蘭「為青蛙搬家」的經典案例為代表;二是行政問題,央企老總們級別都不低,哪個都很難得罪,國資委有時也監管無力。

中企在海外拿項目,儘管價格有競爭力,但未必是招標方的首要考慮因素。中鐵建曾與西班牙競爭喀土穆機場,中方報價比西班牙低出近四分之一,但是並沒有拿下合同。真正在國際市場競爭,中國價格未必有優勢,涉及到國計民生的重大項目,品質永遠是核心競爭力。

本文經亞洲財經授權轉載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